離開罪惡坑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編劇是個罪惡的職業,
每個月至少要殺幾個人到幾百個人,
每隔一陣子,還要想辦法毀掉一個派門甚至一個國家。
於是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45725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觀眾與編劇?

這篇究竟應該放在網誌還是放在日記,連我自己都苦惱了一下~XD 今天老婆大人翻出了多年前我寫的戲評 看了之後只能搖頭苦笑 驀然回首,自己也曾年少輕狂 不過也為自己有些理想還能堅持到今天佩服自己 (話說當年我還打小白注音文,連我自個都忘記了~XD) 當觀眾是很幸福的,這種幸福不是誰都能享受的 當編劇也是很幸福的,這種幸福也不是誰都能享受的 沒進罪惡坑前,會聽信所謂的網路謠言 進入罪惡坑後,才知道謠言止於智者~XD 進入罪惡坑前的理想,有些放棄了,有些實現了,有些還在努力 原來編劇也沒想像中擁有這麼大的權力嘛~(攤手) 有時候想想也滿哀怨的,如果我早進罪惡坑三年,有件我當初以為絕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說不定就有機會完成 而今,早就錯過了時機,也錯過了機會 可是我今天又細細想過,這件我認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當真給我完成的機會,我有沒有完成的勇氣? 答案是:沒有!! 因為我無法處理,如果依照我想的方針去處理,那反彈必大,若依照廣大觀眾的想法去處理,不但大違我之本意,而且簡直自找麻煩、自掘墳墓。 我果然是個俗仔~XD 當初我罵的人,現在就是我自己~/_ 當觀眾的時候,我可以隨口說出我討厭哪幾檔戲,喜歡哪幾檔戲,覺得哪幾檔戲的處理方式不好。哪幾檔有生花妙筆 當編劇的時候,如果有人在公開場合問我,認為哪幾檔戲比較差,我官方制式回答:都不錯 就算有幾檔自己不甚喜歡的戲碼也一樣 甚至連之前我罵的很爽的幾檔戲,現在問我,我還是會說:有某些可看之處~XD 因為這時候我已經不是個人,不能以個人想法去評論這些東西 除非私交很好的人問我,我才會在私底下透露出自己的看法 觀眾看戲跟編劇看戲的角度截然不同 觀眾只看「好不好看」,好看就誇,不好看就罵 編劇卻要去思考「哪裡處理不好,哪裡處理的好」 最近去看了太陽浩劫,整個腦袋就在想,這邊如果這樣處理,那邊如果那樣處理,為何編劇要這樣處理,那這樣處理會不會好過那樣處理,搞的我連看電影都沒一點樂趣~QQ 以前看罪惡坑的戲,看到爽就喊好,看到不爽就罵幹 現在看自己寫的戲,腦袋裡轉的全不是這些 這裡處理太薄弱,那邊處理太煽情,這邊處理應該可以再加強,唉呀,那時怎麼沒想到這樣處理會比較好? 反正看完都是在後悔中度過,根本一點快感都沒有~(翻桌) 看到自己寫的劇本具象化是一種幸福 可也完全剝奪自己享受看戲的樂趣 我只能努力避免之前犯過的錯,無論是自己的錯,或是別人的錯。 更不用講,自己看到自己處理的不好,自己幹自己的那種幹法了 這邊一定要附帶一題一下,我相信到時候一定會有人想問我 既然自己都不滿意了,怎麼不改? 改,只在能力內去改,一兩場的問題還容易處理,容易修整 如果是後來想到有比原設定更好的新設定,那要改,豈不是一改幾十集? 改一集的成本就夠我一年多的薪水了(煙) 更別說牽扯到的後製、前置、道具、場景、、、、 嗯,我相信還有人會說,那一開始就該想出最好的劇本,千錘百鍊,無懈可擊,盡善盡美的劇本,這才叫對觀眾負責 且拋開每個人喜歡的戲劇類型不同這部分不談 孩子,要有人真能每個月十集,寫上五百集,集集跟電影一樣精彩,集集推陳出新,集集創意無限,那何必留在罪惡坑,早就去好萊塢發財啦~(淚) 最受不了人家拿電影跟罪惡坑比,電影三年拍一個半小時,花費上億,罪惡坑一個月十集,每集成本百多萬。真要相同水準,那拍電影的都該抓去浸豬籠了 回歸正題 以前當觀眾的時候就想,如果我當了編劇,一定不會寫這樣的戲碼,一定不會寫那樣的戲碼 可入了罪惡坑之後才驚覺,當觀眾絕對可以這樣子想,可當編劇如果這樣子想,那就是膚淺至極的編劇 沒什麼,因為這是工作,你的對象是戲迷,一段你自己厭惡到底的戲碼,可能是某一群觀眾看了會拍手叫絕的戲碼 罪惡坑請我來,不是來寫給自己爽的劇本 天底下沒有絕對難看的戲碼,只有處理不好的戲碼 就好像廚師,就算自己再怎麼討厭吃豆腐,可他還是要在客人點麻婆豆腐時,送上香噴噴的麻婆豆腐。 世界上沒有難吃的豆腐,只有處理不好豆腐的廚師 再怎樣爛的豆腐,都要想辦法去處理,處理到好吃為止 不過不否認的,素材如果夠新鮮,那怎樣處理都有相當的風味 素材如果不好,那處理的難度就會提升 最怕的不是豆腐本身的問題,是有人強迫你豆腐裡頭要加西瓜 我相信這個世界上,真有能把西瓜豆腐作的好吃的廚師 等哪一天我能完美處理西瓜跟豆腐的組合,我就能跳到好萊塢去~(握拳) 我還有一篇戲評,內容批評的是當時的戲碼,無法處理多重主角的戲劇 結果自己現在反倒努力想為多重主角路線找出一條路來 還有一篇,說的是編劇不該迴避處理那些戲碼。 結果進來後,自己也跟著迴避~XD 我曾經暗暗發誓,如果我當了編劇,一定會處理某些事情 結果到最後還是沒處理,因為當思考的角度不同,才會發現不處理或許會好過處理 我以為自己很了不起,進來後才發現自己也沒多了不起 在刀鋒時期甚至萌生退意,連離職書都寫好了,差點就送出去了 如果當時真送出去了,現在被我荼毒的生靈會少些吧~XD 這篇離職書現在還有備份,翻閱過後,感慨萬千 原來自己也曾有過如此不堪的回憶啊~(遠目) 原來當興趣變成工作,他就是工作,就算樂在工作,工作也不會是興趣 我每一年都在回顧,然後發現去年的我對戲對人物的看法是如此膚淺 不過慶幸的是,有些東西我還是堅持住了,不過那也只是因為他本該堅持 有些想法我放棄了,那也是因為他非得放棄不可 到最後,我也不過是個編劇,而我也從來沒有掌握100%的編寫權力 三弦 雲林虎尾貓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