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罪惡坑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編劇是個罪惡的職業,
每個月至少要殺幾個人到幾百個人,
每隔一陣子,還要想辦法毀掉一個派門甚至一個國家。
於是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45587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茶壺裡的烏托邦(七)

他聲稱:『累積食物卡上的卡路里數,可以讓大家先儲備糧食,以備不時之需,也可以避免何經理在援助傷病上支出太多食物,拖累全體災民的權益。而轉讓更是一個重點,如果有人儲備的食物不夠,但他卻是個十足的勞動力,例如王福生,他就是個認真工作,俱備生產能力的人,假如他受傷要休息一個月,我們是絕對不能放任他自生自滅的,這個團體需要他,非常需要它。他沒有辦法工作時,需要我們的幫助,我們應該幫助他。我們可以借糧食給他,用我們存下的食物卡點數。然後等他能夠工作了,他可以加倍的工作,把存下的點數還給我們。』


何經理覺得很有道理,確實,如果有人受傷或生病無法工作,於理上是不能配給食物,但是如果不給食物,那病患很快就會餓死,病患如果不想坐以待斃,說不定就會發生犯罪事件,就算沒有犯罪事件,餓個半死的人痊愈後也不可能馬上有體力工作,這會變成惡性循環,死亡會拖累百貨公司內的電力生產力,現在欠缺的是電力而不是食物,保持電力的供應是迫切的。而如果給予傷病者免費食物救助,那著毋庸議,這上千人的百貨商場內立刻會充斥各種病患。他已經證明過這間百貨公司裡頭的災民是不可能自主工作的。


食物卡的點數囤積跟借貸應該是比較容易的方法,畢竟基於何經理的立場,他是盡量不想去傷害與顧客間(雖然現在已經無此關係)的互信。


這個方案很快地獲得通過,大家開始認真工作,跑步機上總是滿滿的人潮,不但必須排隊工作,且上去的人非跑到精疲力竭不肯下來,不但發電量充足,甚至還有多餘的儲備電力,在這點上,何經理是非常小心的計算,絕不浪費工作成果。同時他也不斷提醒大家,必須好好的儲備食物卡的點數,未雨綢繆,以免不時之需。他這樣講的目的當然是要刺激生產,因為電力一旦耗盡,這個百貨公司立刻就會變成一個巨大的冷凍庫,而我們是不好吃的冷凍活人片。


食物與卡路里的換算粗略是這樣的

 

一條巧克力棒一百卡

一碗白飯兩百卡

一包洋芋片三百卡

一塊加州葡萄小土司四百卡

一碗泡麵五百卡

一個由餐廳完成帶有蔬菜的牛肉麵,六百卡

一個雞腿便當七百卡

各式肉類生鮮蔬果不同,由廚房分別計算,統一計價。


基本上食物售價都比真正所含的熱量稍低一些,相較之下,白飯、泡麵、便當都是相當划算的食物,因為容易有飽足感,而洋芋片、巧克力棒真算是奢侈品了,雖然如此,但熱量下肚仍是一樣的熱量。


跑步機上消耗的熱量也經過調整,比真正的跑步寬鬆多了,逐漸適應跑步生活的我們,除了體態苗條之外,工作效率也開始提高,我每天四小時的跑步,大概可以換取到三千點卡路里,雅慧大概能有兩千點卡路里。


幾天下來,我與雅慧也儲備幾千卡路里的熱量,照這個方子計算,可以忍受幾天失去工作的生活。當然為了以後著想,我們仍是盡力地工作。並且小心地換取卡路里。直到某天,我看到雅慧脖子上多了一條我沒見過的圍巾。在我詢問下,她先是支支吾吾了半天,然後才承認,這是他用五百卡路里向朱董換來了。這是災難開始的那天,朱太太打翻了三個競爭者才奪下的珍貴圍巾。


『你竟然拿食物去換這種東西。』我吃驚地問

『很便宜啊,這條圍巾是 BURBERRY的,以前我可要工作半個月才能換到一條,現在只要五百卡,大概跑個四分之一天就行了。』

『這種東西沒用啊。』

『哎,你不能這樣講啊,朱先生說啊,這種羊毛圍巾特別保暖,比較暖就比較不會消耗熱量。也就比較不會餓,雖然現在看起來浪費了五百卡,長期下來一定是賺得比較多。』

『這麼好他怎麼不留著自己用?』我反駁。

『朱先生說他老了,沒體力,跑不動,換個五百卡想吃點好的,這也算是做善事啊,樂善好施嘛。』


是這樣嗎?我怎麼記得自從新制度推行後,朱董就沒偷懶過,就算工作狀況不算好,挨餓也絕不至於。但注意他每次兌換的食物,總是少之又少,這兩禮拜下來都是這樣,真是奇怪。


『你都不知道朱先生在賣這條圍巾時,朱太太是怎樣怨恨的眼神在背後看著朱先生的喔。他們快把家當賣光了。一個LV包包才賣兩百卡啊。要不是這地方背包包太沒意思了,我就買下來,等救援來了,帶回家去擺著也好看。』

『這時候誰還要買LV包啊。只怕LV的工廠都停產了吧。』

『那更好,絕版包才有價值。』

我知道跟女人爭這個是很沒意思的。所以決定住口。


朱董跟他老婆就這樣,一邊縮減食物用量,一邊不斷降價促銷他的所有物,連那隻勞力士錶都以一千卡路里的代價賤賣了。


然而朱董並沒有閒著,他一邊換取卡路里,一邊注視周邊的人們,尤其是傷病老弱的人。


氣候的嚴峻變化跟每天不斷的跑步,總是會造成一些毛病,前幾天我就害了感冒,找了醫生拿成藥,花了一千卡路里(是的,這就是醫生的收入,這賣場裡頭只有兩位醫生,一位是獸醫系,一位是牙醫系。他們一位堅決判定我是禽流感,另一位則說我是蛀牙發炎。)


一旦遇到生病、受傷,但食物卡中卡路里存量不足的人,朱董就會伸出援手,借給他們一些卡路里換取食物,當然,這不是無償的,他會要求兩成的利息。


李太太扭傷了腳,跟他借了兩千卡路里,孫先生犯氣喘,跟他借了三千卡路里,鄭教授年紀大了,犯風溼的那幾天,他借給他五千卡路里,還准他每天五百慢慢的歸還。


又過了幾天,朱董作了一件讓人意外的事情。


他搬了一箱可口可樂(每瓶要兩百卡。)還有一大箱的零食。裡頭裝的都是百貨公司裡頭最貴的品牌零食,但現在卻很廉價,因為現在是以熱量計價,而這些名牌零食普遍含糖、油脂量都不會太高。


雖然如此,我估計那兩箱食物最少還是要兩萬卡以上的點數。想不到短短的這兩禮拜時間內,朱董竟然已經累積了這麼多的點數。


剛才說過,如果依照卡路里的對照表,這些東西在熱量上並沒有吃虧,但實際上由於飽足感的問題,大部份的人都不會選擇將珍貴的卡路里點數消耗在這些零食上,一包洋芋片吃完只會更餓,但是一碗白飯可以讓你工作一個下午。所以這段時間,幾乎沒有人願意去交換這些零食。朱董不但換,而且是大手筆的換。


然後他開始喝可樂,咕嚕咕嚕喝的很大聲,他也吃餅乾,咬的喀滋喀滋的響。旁邊還放置了好幾盒的Feodora巧克力。


這讓人很難不注意到他。我吞了口唾沫,不禁嘴饞了。過沒多久,我就看到有人過去跟朱董閒聊,看來相談甚歡,喔喔~~~我知道他的意圖了,他把手伸向朱董的餅乾包裝袋裡,


耶,被打手了,朱董對他搖了搖頭,看來裝熟這招是不行的。朱董好像跟他說了些什麼,喔,他寫了一張什麼字據?然後拿走了一小包的分裝餅乾。


既然有人得手了,接下來跟上的人就多了,有的人簽了字據,拿了散裝的餅乾或洋芋片,有的人搖搖頭離開,我看懂了,原來朱董在拆賣零食啊。


雅慧望著我,閃著雙眼說:『我想吃點巧克力。』

我說朱董不會這麼好心,這個拆賣的肯定比原價貴,不划算,雅慧不停抱怨,說自從災變以來,他連一口零食都沒吃過,每天除了三餐,連口香糖都沒咬到,都快饞死了。最重要的,是以前捨不得買的那些昂貴的巧克力,現在可以用這麼低廉的價格入手。機會難得。


她問我:『如果我們真的被凍死了,一輩子沒吃過GODIVA,不會有遺憾嗎?』


我真的不知道這有啥好遺憾的?


我被雅慧糾纏不過,想出一個折衷辦法,就去問了較為親近的鄭教授,要不要三人湊份子,合買一盒巧克力?


鄭教授搖頭說不了,他還欠著朱董兩千卡,每天賣老命地工作也只能換得溫飽。他提醒我,人要知足的好,出去的日子不知道要等幾時呢。


雖然我不太贊成拿珍貴的卡路里去換零食,但一盒巧克力應該也算不上奢侈,既然鄭教授拒絕,我就另外找人湊份子去。


這個作法我想得到,大家也想得到,沒多久,所有人就各自化零為整,三五成群的往食物窗口走去,我想朱董這次偷雞不著蝕把米了,堆積著這麼多零食,看要怎樣消化才好。


顯然我真的太天真了,不只是我,這個賣場裡頭,有幾百個與我一樣天真的人。


食物窗口很快地就擠滿了人,大家開始利用存下來的卡路里兌換各種零食,其中巧克力、口香糖都算是搶手貨,口香糖耐咬,巧克力畢竟是高熱量的甜食,而且以前捨不得吃的松露巧克力,現在甚至比七七乳加還便宜,就因為熱量較低。


我拿了一盒包裝精美,自己也搞不清楚牌子的巧克力,替自己拿了一包口香糖,跟攤分的同伴一顆顆的細分,然後坐在地上跟雅慧慢慢享用。


真的,很久沒吃到零食的感覺很好,所以我後來又忍不住兌換了一瓶梅子綠茶跟一包牛肉乾。我看到朱董開始向那些沒有購買零食的人移動了。其中包含張小春。


張小春真是個特別的人,他抗議每件事情,打從食物卡制度開始,他就不停抗議、抗議,他在工作上並沒有很認真,應該說,他總是工作到足以交換當日生活的食物就停下工作,每次經過他身邊,就只聽到他的抱怨、抱怨,還有抱怨。抱怨政府、抱怨何經理、抱怨這個天氣,抱怨空調溫度太低。抱怨工作太累。好像他就是生來控訴蒼天的不公一般。


朱董跟他打交道有什麼好處嗎?過沒多久,我就看到張小春簽了一張紙給朱董,然後走到窗口,兌換了一大瓶汽水,還有兩包洋芋片、一大盒瑞士蓮。他會兌換瑞士蓮是有理由的,因為他去的太慢,更好一點的巧克力都被兌換掉了。


後來我知道朱董他是這樣推銷的。

『什麼?你不想吃啊?哎哎,真可惜啊,你該不會是沒點數了吧。』

『不是?那你還不快點去換嗎?你想想喔,現在好一點的巧克力都快被兌換光了,你現在不去換,以後同樣點數,你只能換到七七乳加啊,因為都沒有了啊。』

『你看看我這個,我這片Feodora,賭神你看過吧,周潤發吃的巧克力就是這個,以前一片要三十塊啊,現在兩片只能換一顆金莎。』

『哎,我不是鼓勵你亂買東西,只是你想想,百貨公司就這麼大,這些東西一下子就換光了,你再不去,連金莎都沒了。』

『同樣是巧克力,同樣是三百卡,你幹嘛不換松露巧克力,偏偏要換士力架?這沒道理啊是吧,先換先贏啦。』

『卡路里不夠沒關係拉,我先借你,這樣子,借一千卡,還一千二,寫張借據就好了嘛,分期付款,負擔不大,你每天還個兩百卡就好了,這樣就好了,真的。你每天多跑幾分鐘就好了嘛,你再不快點,只剩下金幣巧克力了喔。反正點數換掉了巧克力又不會跑,是吧。』


這一天,他把這一套向所有沒有存點的人推銷。

也就是從這天開始,朱董再也沒有工作過。


三弦 淡水新北貓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