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罪惡坑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編劇是個罪惡的職業,
每個月至少要殺幾個人到幾百個人,
每隔一陣子,還要想辦法毀掉一個派門甚至一個國家。
於是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456737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直到決戰過後~

六月份,在金光發行之前,我應邀去台大布研社開座談會,當時我剛把二十集的大綱交給立綱,同時也開了一個價格給立綱,但考慮到金光未來可能面臨的問題,我直接在現場詢問有沒有對編劇這行有興趣的天真笨蛋。想去金光兼差寫劇本。這個舉動不只是為了金光,也是為了金鷹閣,我之前答應幫金鷹閣處理新的舞台戲碼(如果有的話),需要一些新血編劇,果然,就算讀到台大,也還是會有些熱血無腦的年輕人,打算沈淪墮落在這個悲慘深淵。

就這樣,在當場準備了兩三個儲備編劇啦。

接著我留下聯絡方式給這幾位同學,然後跟他們約略談了一下。大概瞭解了每一位的差異性。當時我是這樣打算的。

如果金光無法聘請我,我會從中挑選組織能力好,架構強的,介紹給立綱,當然是兼差方式。然後我會帶個十集左右,教一下如何排大綱,還有劇本寫作上的注意事項。基本上,我已經預先構思好大概約三檔份量的故事總綱,到時候弄份簡單流程就給他,剩下的讓他自由發揮,然後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了。

如果要由素文編寫大綱的話,那就準備挑一個語文能力優秀,文筆好,或者武俠書寫突出的編劇,幫助素文處理一些細節。

另外,留下對這行有興趣的人作準備,如果金鷹閣那邊有需要的話,都是可以合作的伙伴。

但是我也說明了,如果沒有下一檔,或者金鷹閣沒辦法作新戲,那就一切作罷。總之,很快就會知道答案了。

金光發行差不多三四集過後,對於整體情況已經有了個底了。大概勉強維持在小虧一點點左右。

立綱~再見了。如果還有下次,請你準備足夠的現金。(揮手)

大家也許會想,決戰時刻在網路上這麼受到歡迎,反應熱烈,怎麼還是小虧狀態呢?

我只能說,商業運轉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很多現實不是業外想的那樣,這當中的眉角、收視分析、發片情況。例如簡單一個問題:賣到缺片。

到底是賣得太好缺片,還是因為鋪貨不均缺片?

宣傳(立綱到處辦簽名會),收視群的鞏固,族群分佈、喜好分佈。消費習慣。

再來,跟通路商談的抽成,拍攝進度跟拍攝成本的平衡(這邊是完全爆炸)。壓片量問題,週轉問題,甚至連開出的票是幾個月的票都有問題,金光中間還發生過資金完全用完,需要借貸的局面。一個影片的發行,當中有太多環環相扣的地方,是業外人難以想像的複雜。

首發之後的銷售量,一定是持續往下掉,因為看過了喜歡的觀眾就算再怎樣拉人,能補足之後決定不看的人就算很不錯了,更何況首發時,有許多熱情戲迷根本就是十片、二十片的買,甚至有人買到六十片。但是這些熱情支持者能每集這樣買嗎?

甚至有些業內殘酷的現實,完全與大眾直觀相左,我不想講,且講了之後也沒有人願意相信。或者聽過後選擇遺忘或忽視。

那是不是沒賺錢,就不能繼續發行?

那也不是,一旦發行之後就有收入,就算虧本,只要有現金流動,只要週轉維持得住,那發行就可以持續,一點一點的燒,直到燒光為止。這個燒光也絕對不用燒到一毛不剩,而是直到週轉不過來就無法營運。如果還要燒,那就要去弄現金出來週轉。只要在燒到底之前能夠損益兩平,那就成功了,就可以無限運轉下去,甚至用增加的營收幫員工加薪,聘請人才補強現今的各種缺陷。

好了,繼續聊下去就要拿出季報表出來上商業課程了。

又過了幾天(記不清哪一天了),素文就敲我了。
 

『那個,三弦,立綱問你有沒有空,他要找你談一下啊。』

『談啥?最後幾集劇本有問題嗎?他該不會又是改了啥吧?』

『不是,是下一檔的事情。』

『哪來的下一檔啊?啊妳媽不是叫你去考公務員?妳都不用準備的喔?』

『立綱說他要把車子賣掉繼續拍下去啦,所以我暫時不用去考公務員了。』

 『啥?』

幹!原來是要賣車子週轉喔。

『他那台破抽油塔是能賣多少啦!』

『不是啦,是他以前有一台賓士160,因為太耗油,現在都不開了,所以你沒看過,他要賣掉那一台啦。』

『賓士A160?那款號稱有錢人的買菜車?那台會很耗油噢?而且應該很老了吧。他要賣多少?』

『好像一百多萬啊。』

『那一款能賣一百多萬嗎?』=.=|||

沒記錯的話,這款車台灣應該已經很久沒賣了,而且記得新車也才一百多萬,中古車能賣這麼貴嗎?

『聽說他以前還有改裝過。可能這樣賣比較貴吧。』

『是改成怎樣?保時捷911嗎?』

『我不太清楚,啊,我找到他拍賣的照片了。你等等~』


看完照片後,我靜默三秒
 


『素文、、、素文小姐。』

『怎樣?』

『這款車是BMW!!!!而且他是賣一百六十萬,不是型號160!!!!』

『呃、、、我對車子不熟嘛~>_<~』

 

這也太不熟了吧。

 

然後就是立綱上線了。

 

『三弦,劇本費沒問題,下一檔的大綱跟劇本就麻煩你跟素文了。』

『這個、、、還支持的下去嗎?行不行啊?』

『嗯,但還是要繼續拍下去的。不能斷了。也有很多人支持啊。』

『可以的話,最好能無縫銜接。』

『我也希望可以啦,就燒到沒錢再說了。』

『很認真的問一句,這一檔到底還差多少才能收支平衡?』

 

立綱說了個數字

 

『嗯~真是個殘酷的數字。是說你們的拍攝成本怎會拉到這麼高啊。』

 

立綱把事情說了個大概,然後說他賣車子周轉的狀況,跟下一檔如何壓低拍片成本的方案。有些關於拍攝的專業我不太懂,總之大概就是~~有辦法再壓低一點點成本就是了。 

其實有個最簡單的方法我提過,但是立綱不接受,那就是降回SD畫值,這樣從下一檔開始,成本會縮減三分之一,可以撐得久一點。先達到損益平衡。

 

但是立綱堅持他回不去了。

 

『所以我把車子賣掉,我們決定拍下一檔。因為不能停了。停了之後,下次要再起來就真的非常非常難了。又會是重複相同的模式運作。而且只會越來越糟糕。所以下一檔、、、拜託了。』

『一百多萬,不太夠用吧。』

『可以幫忙周轉一陣就好了。真到了最後關頭,我還有房子!!!』

『喔喔喔喔~是在台北市仁愛路的嗎?那就沒問題了。』

『不是耶~我在台北市沒有房子啦。』

『喔喔喔喔~那看來解決不了問題嘛、、、』

 

我真沒想到立綱竟然有這個決心,這讓我非常感動,而且竟然沒對我開出的劇本費殺價。

嗯~是的,所以算一算,現在立綱那台車的後照鏡、輪胎、跟保險桿都在我家了。

『好的,我找個時間去虎尾,我們好好研究一下下一檔的內容吧,是不是要照上次我跟你提過的那個方案走?』

『那個、、、下個月我打算辦員工旅遊,三弦要不要一起來玩,順便討論劇情,我正準備訂旅館。你跟嫂子可以一起來啊!!』

『靠爸啊!立綱你傻了啊!!!你現在還在虧錢狀態呢!!!』

嗯,我打算這樣說,但是這樣很不禮貌,於是我委婉地表示:

『靠爸啊!立綱你傻了啊!!!你現在還在虧錢狀態呢!!!』

 

糟糕,我竟然這麼直接的說了。

 

『ㄟ~~可是大家都很辛苦啊。』

以下是對話記錄:當然有人名隱蔽。

 

 

大俠 說: (上午1:10:49)

對了!!道時候墾丁遊~~三弦要一起去嗎??

三弦 說: (上午1:11:01)

墾丁遊?幾時啊?@@?

大俠 說: (上午1:11:14)

這檔殺青!!我要帶大家到墾丁三天兩夜

大俠 說: (上午1:11:28)

三弦可以帶嫂子去

嵐.素文(從無間爬上來了 ^ o ^ / ) 說: (上午1:11:33)

不是說破30萬才有

大俠 說: (上午1:11:43)

那是妄想吧~~~

三弦說: (上午1:12:00)

破三十萬每集要賣三萬@@

大俠 說: (上午1:12:05)

大家都累了!!!我賣車賣房也要帶大家去(其實是自己很想去

三弦 說: (上午1:12:11)

會有的U_U|||

三弦 說: (上午1:12:19)

有那一天的

大俠 說: (上午1:12:23)

希望~~

三弦 說: (上午1:12:33)

有信心就行啦~~

 

其實我不知道這信心從哪裡來啊啊啊啊啊~~~

我很想對他說,我在罪惡坑九年也才去過兩次員工旅遊而已,你才拍一檔耶。 

那素文,員工旅遊好好玩,旅遊結束後,就開始好好趕稿吧,現在劇本要先行,才能順利追上拍攝進度。 

素文:員工旅遊結束後,片廠還要放一個禮拜的長假才開拍啦。

立綱:充完電後讓大家好好休息一下,畢竟大家都累了。

我:、、、、(放假一個禮拜,這傢伙真的有病。)

 

立綱作了很多蠢事,蠢到無以復加的蠢事。不得不說有些蠢事是刺激到我熱血的一面,但有些蠢事也讓我想放棄金光。

作為經營者,立綱很多地方都不及格,例如週轉不靈那次,是因為他竟然沒發現他收到的支票到期日。所以發不出薪水。於是在FB上面留言,說自己又要想辦法籌錢了。

 

為什麼一個老板可以遲鈍成這樣?如果正常狀況下遇到這樣的老板,應該要趕快跳槽才對吧。

但是看到他每天中午出現,後製、錄音、導戲、剪接,製作,每天大喊:我要當十個,又讓人覺得,這是個可以投資(是的,是可以投資)的導演(不是經營者。我不會買這種老板的公司股票)。

說到這,特別推薦某個讓我瞠目結舌的地方:大俠的錄音室

某次去虎尾開劇情會議時,立綱帶我去參觀他的錄音室。

在哪裡呢?就是在他自己個人的後製辦公室(沒記錯是他畫動畫的地方。)

我就看到一台電腦,麥克風跟辦公桌還有一張椅子。

等等,錄音室要完全隔音吧。

就在椅子旁邊,有閒置四塊隔音綿。

是的,金光的口白,藏鏡人的不應該,這些聲音就是從這裡錄出來的,立綱的錄音室,就是『把這四塊隔音綿圍起來,而且沒有加蓋的空間』。

裡頭只有兩坪不到的空間,只要把隔音綿拆除後,立刻又恢復成立綱個人工作室,簡直就是『進可攻,退可守的變形錄音室。』啊

他媽的太屌了吧,而且這隔音綿、、、這隔音綿,軟軟柔柔的,看起來好好撕啊。我好想撕兩塊下來啊(完全手賤的人。)我試探性地問,這玩意看起來很好撕耶。(我可以撕一塊嗎。)

素文說立綱的小孩之前就撕壞過幾塊,後來被立綱嚴加管訓之後才不敢再撕。

立綱眼神遙望向遠方表示:『這種隔音綿很貴的。』

這樣真的不會有雜音問題嗎???

好吧,不管怎樣,既然已經決定接下一檔了,接下來的幾個問題要處理:

第一個:既然領錢了,就不能當掛名顧問:我對立綱說我要改頭銜。


立綱問:『三弦你要掛什麼頭銜?』

『我要當編劇總監!!!!!』(握拳)

『噢噢噢噢,聽起來就好像整個編劇組好龐大的感覺。我贊成我贊成。』(完全不知道立綱在跟著瞎起鬨啥。)

『這樣聽起來才鏘啊~~以後新書履歷看起來也很帥。』

素文表示:可是現在編劇組也才兩個人啊、、、

本人表示:加油素文,只要能熬過三檔,你可以掛名當資深編劇或高級編劇!

嗯~~第二個部分比較重要。那就是思考現在編劇組的缺陷。

仍是那句話,我不是個善於文筆的人,詞彙貧乏,用字也不算精鍊。在決戰時刻時期,我只負責修改劇本,這個缺點並不明顯,但只要寫下去,長期發展一定會是個致命傷。

素文在這點上給我的補足還不夠,我得請個人來幫忙。

就是那幾位儲備編劇了

但不用問也知道,立綱也沒辦法多提出一個編劇費用,所以我只得從我的劇本費當中,分了四十%左右,用打工價請來一位新編劇。請大家多多關照了。

我對立綱說:『瞧,我們編劇組擴充的多快,現在已經人手已經成長50%了。』

說到這,之前很多人問我編劇的待遇多少,還有人言之鑿鑿,說三弦領有百萬年薪。上一次的部落格文章讓人以為我開出了怎樣的天價似的。

 

孩子們,別傻了。

就算我在罪惡坑待遇最好的時候,距離百萬年薪也有很大的差距。

我開給立綱的價錢,距離我在罪惡坑的待遇也有一段差距。

而我現在再次降價分給新編劇之後的劇本費

比我進入罪惡坑當新人的第一年還要低。

 

那我真的是被立綱的熱情打動,所以願意降價領這種薪水寫劇本嗎? 

我很久以前就說過,我距離作夢的年代很遠了。

我之所以願意領在罪惡坑一半不到的劇本費幫金光寫劇本。

是因為我賭將來立綱願意付出在罪惡坑兩倍以上的劇本費給我。

這是投資,就跟買股票一樣。錢才是重點,現在的降價。是為了未來的漲價,我也跟立綱說的很明白了。當損益兩平時,我會要求提高一次劇本費。當金光開始獲利到相當程度的時候,我會再次要求提高劇本費。如果金光越賺越多,我就會要求越來越高的價錢,直到金光判斷我開出的價錢(自我認知價格)跟貢獻不合。我就會離開。 

這就是重點。這是一場投資,只是我拿出來的不是錢。

所以我也會記住這句話:

劇本投資有賺有賠,劇本創作家貢獻劇本時應詳閱公開說明書。

 

第三:建立穩定嚴謹的世界觀。

決戰時刻至今只有三檔,而且一直為資金所苦,有一檔沒一檔的掙扎著,但是為了避免未來世界觀混淆,我有建議立綱必須先建立一個完整的世界觀,然後以這個世界觀下去發展故事。 

例如:

時間軸問題,一般說來

武俠劇下的世界觀角色:五十歲就是老頭子,七十就是很老了。

劍俠戲下的世界觀角色:七十可能還是劍俠,一百才算人瑞。

劍仙戲下的世界觀角色:人生七十才開始,百年傳奇只算初出茅廬。


這三種世界觀基調絕對會影響金光的長期發展。

例如武俠戲來說,合於常理與常人的設定。世界觀較為接近武俠小說,但是缺點就是:人物永遠不能長大。事件會無數緊密。可能一個小孩,歷經了西劍流之亂、北刀流之亂,魔世之亂,天下大亂,無數大亂,結果這當中的時間軸只經過『三年』。

而且這樣一寫,還有一個問題,劇本上偶而會出現這種『七月十五,XX地不見不散。』『每年重陽,XXX總會出現在某地。』甚至『今年的冬天特別冷。』『雖是七月炎日,XXX卻感一股撤心寒意。』這種台詞。

然後十檔之後,劇情看起來只過了三年,但是當中已經經過五次端午節、七次重陽節、八個冬天和十一個夏天了。糟糕的是:憶無心看起來還是沒有想長大的打算啊。(就像葉大雄跟柯南的同伴一樣。) 

因為如果人物不斷長大,沒多久我們就會發現,已經陸續有三個小孩十八歲了,史爸還是年輕如常,這也太不科學了啊啊啊~~

而且也不可能出太多過往前設:

例如

『啊啊啊~~我要設定這個角色是十年前的劍界傳奇。』

『但是上次已經寫了一個”十年磨一劍”的劍界傳奇了啊』

『那改十五年前的劍界名人』

『那個XXX,剛登場不是說是十五年前的劍界頂峰嗎?』

『那二十年前?太久了吧。人物設定都從年輕人變成中年人了。』

『這樣吧,我剛才查了一下時間軸,十二年前的劍中異數,十四年前的劍藝名人,跟十八年前的劍界宗師,這三個年代還有空閒。你斟酌吧。』

『最好是每個人都只鏘一年啦!!!!!』

『不然還有一個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