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罪惡坑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編劇是個罪惡的職業,
每個月至少要殺幾個人到幾百個人,
每隔一陣子,還要想辦法毀掉一個派門甚至一個國家。
於是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45587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茶壺裡的烏托邦(六)

 

我希望能集思廣益,請大家提議出比較好的作法,幫助我們提升發電率。

現在眾人面面相覷,過了好半晌,終於有人提出意見了。張小春率先舉手發言。

『跑步太無聊了,起碼放點音樂或者電視吧,樓上不就有現成的電視跟音響,接起來就好了,這樣大家跑步的時候就不會這麼無聊,我想一定能提升工作效率的。』

他這段話一出來,底下就有許多附和的聲音,說跑步實在太無聊了。增加一點娛樂效果,會讓大家對跑步這個工作更加努力。何經理臉色一沉,說:『現在的發電量已經不足以供應暖氣,現在還要裝上電視跟音響,這不是更加浪費電力嗎?大家應該要有同舟共濟的精神。電力一中斷,大家都要凍死在這裡了。』

『說不定到時後政府就來救援了。』底下有人這樣小聲的說。

『如果沒有呢?』何經理提高了音量:『我們的糧食儲備還超過半年,如果想堅持到最後一刻,電力是最迫切的問題。我希望大家自覺一點。一起努力工作。』

『現況就是糟糕,都只剩5%的發電量了,難道還能更糟糕?』張小春說:『你就放幾台電視,如果沒有效果,到時候再收掉就好了。說不定可以提高發電量呢?』

群眾中有不少人附和張小春的意見,聲勢漸大,何經理最後終於妥協,答應放置一台大螢幕的LED電視,至於遙控器的選擇,反正現在電視台大多倒閉了,能看的節目也不多。隨便看看就是。


不用想,多台電視對發電絕對沒有好處,第一個浮現的問題就是電視台的選擇,暴風雪過後,大多數的電視台都關閉了。電視生態起了非常微妙的變化,電影台全都倒閉,而由於這場暴風雪帶走了多數藝人的生命,找不到藝人上通告的綜藝台開始播放那些逝去的明星懷舊片段,只要打開電視,不是介紹某位被凍成冰棒的藝人的一生,就是介紹另外一位死於冰雹藝人偉大的貢獻,所有的綜藝台就跟訃文台一樣,不停宣告著那位我們喜愛的藝人離我們遠去,不過這當中難免有烏龍差錯,由於通訊不便,許多倖存藝人也被做了懷念剪輯。我就看某位演歌雙棲的大明星,在旁白叨念著他如何改變二十世紀的音樂界時,底下的跑馬燈就跑過他打電話來抗議,證明他仍生還的『喜訊』。


但這不是最糟糕的,糟糕的是,由於新聞台不能出外景,加上綜藝台無法輕易敲到藝人通告(大家都被風雪困住了。)制作容易的政論節目開始肆虐,雖然重新換了一批名嘴,但侃侃而談,批評時政,每個也是中規中矩,鞭辟入裡。尤其是現在國難當頭,天下大亂,每個受困的民眾總得替自己的悲運找個替罪羔羊。談話性節目正好可以撫慰人心。平衡平衡心理。


只是名嘴高談闊論,針貶時事,談話性節目雖然製作容易,收視又高,但現在交通不便,名嘴也不好趕通告,於是各家不但得緊緊抓住自己的『名嘴』,還得努力發掘新名嘴,這名嘴缺乏之程度,已經不是濫竽充數可以形容。教授、藝人等級已經是鳳毛麟角,固不好尋,出過幾本書的作家、編劇、導演、,要用『對於人性與社會的深刻觀察』來批判的也還算有理。但出了一本:『三十天甩掉你的贅肉』,跟『三天教會你長期投資』的作者也開始批評氣候異變跟溫室效應的關聯。這就難免有點太過。然而這還不是最扯的,廟祝、和尚、乩童也開始出現,告知現今的災難全因人心不古,遭惹天譴,不管怎樣,這還算是有本職相關的專業人士。直到我聽說某位據稱是人類學家的名嘴,其實只是張小春某位歷史系被退學的學長時。我才意識到這一切都是狗屎,而且是沒有下限的狗屎。


但我們現在只能吃屎了。因為一開始為了選台權而爭執的我們,意識到無論轉到哪一台,都是類似的談話性節目,無論是政治、歷史、宗教、氣象、還有外星人,到處都是談話性節目。這其中還有一個節目是談論愛情,討論巨大災變後的新世代愛情觀。


至於發電量呢?

朱太太依然坐在跑步機上,大家有時會看節目看到出神而忘記腳下的工作,有些人更明目張膽的搬了椅子上樓。除了搬運工程無法摸魚打混之外。(其實工作狀況也非常惡劣。)電視機的存在,只是讓我們更能打發倉鼠時間罷了。


我意識到了一個重點:

只要有朱太太坐在地上的一天,這種發電模式絕對不會成功。

因為朱太太她證明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就算我不工作,你們也拿我沒辦法。


所以,逐漸地,大家就開始排斥這個工作,我實在沒辦法認真跑步、踩腳踏車,因為朱太太坐在地上的身影總是不停的提醒我,就算我啥都不作,我也不會怎樣。對於雅惠、對於其他人,朱太太的存在就是一個活廣告。宣示著這一切都必將失敗。


這個禮拜,發電量終於不到第一天的3%,不但負擔不了發電,甚至我們可以考慮把十樓的工作地點封閉,省下暖氣會更有效率。


壓抑的炸彈終於被引爆了,而點燃引信的人也正是朱太太。


今天早上,朱太太就一直嘟嚷著最近衣服有點緊,趁著上樓工作的時候,弄了台電子體重機來。晚飯還沒吃,她站上體重計一量。隨即尖叫了起來。


『天啊~我竟然胖了三公斤!!該死的,我該減肥了。』


她這一喊,改變了我們整個世界。


所有人都看向朱太太,一瞬間,大家都知道事情不妙了,所有人都知道朱太太在工作時的情形,何經理鐵青著臉,就在當天晚上,他用宣佈的方式,是的,沒有開會,沒有投票,沒有任何的準備。宣佈就是宣佈。是一種單方向的命令。


何經理說:『由於發電效率不彰,以及預防儲備糧食不足,從明天開始,我們將改行新制度,所有的糧食發放,由發電機的發電瓦數作為基準,燃燒多少卡路里X1.2發放食物。』


這段話一說出口,群眾譁然,抗議聲、辱罵聲,瞬間蜂擁而起,有的人還想衝向前去,但是保安部的陳主任率領著一群保安擋下了企圖攻佔講台的群眾,我看到張小春也想往前,不過是站在人群的第二排。


何經理喊了好幾次安靜,群眾才平靜下來,但是他接下來的談話依然被多次打斷。

『我知道大家很不能接受這件事情。但這是迫不得已的作法。』

『我們有吃飯的權利。』底下的人呼喊者。

『但是這樣下去,三個月內我們就會凍死在大樓裡頭,我不能不預先作好防範。』

『你不過是百貨公司的經理而已。我們是顧客啊,顧客至上、顧客至上。』顧客至上這句話引起了不小的波動,有幾個人不停的喊著。試圖反駁何經理的提議。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也不希望這樣。』

『顧客至上、顧客至上~~』叫喊的群眾聲浪漸大。

『這是為了大家的決定。』

叫喊著顧客至上的人群隨著參與者的增多,終於演變成一股巨浪,又有幾個人試圖推擠,這次的勢頭比之前更大。但仍是徒勞無功。


『因為發電效率真的太糟糕了。而有些人根本沒有工作意願。』何經理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沒有看向任何人,不少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朱太太身上。


朱太太抗議:『這真的太過份了,你不能強制我們勞動!』


反對這個方案的人仍佔多數。當然其中也有一些知道狀況危急而保持沈默的,但站在何經理那邊的人非常少。不過沒關係,因為保安部的陳主任站在他那邊。當爭執加大,群情激憤時,陳主任率領著保安部的壯漢,將人群格了開來。預防了衝突的進一步發生。


何經理下了決心堅持:『我再次強調,沒有勞動,沒有飯吃。另外,我也取消工作時間限制。想工作的人就自己去工作,至於如何紀錄工作狀況,明天早上我會宣佈。』然後何經理就回到自己的主任室。把門鎖上,不再回應任何人。跟著他進入主任室的人還有王福生。


說到主任室,這是何主任專屬的工作區,也是他的個人房間。平常他都在裡頭處理分配食物,檢查電力儲存。災難發生後沒多久,大家便了解到未來的不可期,在這個不得不進行團體生活的處境下,為了保持那微薄的私人領域跟私密空間,每個人開始用雜物堆砌出自己的小隔間。但也僅止於一小塊領地。一個堆放私人雜物的地方。相較之下,何經理能擁有私人的空間算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而何經理的門外總是有著幾位保安人員巡守,這當然是一種保護。


當天晚上,大夥就在不安、紛擾、爭執、吵鬧中度過一夜,當然,朱太太絕對是第一個被怪罪的對象。她漲紅著臉,來來去去就是一句話來應付大家:『這事是那天殺的王八蛋決定的,你們不怪她怪我幹嘛。』


怪我幹嘛這四個字,她整晚大概說了上千遍吧。


王福生跟何經理密談沒多久,他就離開主任室,帶著那群工作班上十樓。大家都猜他上去一定是打算改造些什麼。也有人猜測,或許王福生看到大家這麼辛苦,想到了什麼能增加發電的方法。於是上樓處理了。。


當然不可能有這麼美滿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何經理派給每個人一張卡片,類似上班的打卡的那種。然後向大家說明。他是這樣說的。


『請大家在這張卡片上簽名,是的,請認真簽,不要像簽保單那樣隨便。樓上的工作機器已經改造過。上面有打卡機。那個張小春先生,如果你撕掉這張卡片,以後你就沒辦法記錄你的工作情況了噢,就沒辦法領到食物了喔,那個誰~陳主任,麻煩你再給張小春先生一張新的卡片,好的,就是這樣。好,接下來大家上去工作的時候,會看到跑步機上面有一台新的打卡機,請大家將卡片插入再開始工作,不然就是作白工了。卡片會記錄妳們的工作情況,將你們消耗的卡路里作為紀錄。將這個數字乘上1.2,就是你們應得的食物配給,單位也是卡路里。因為頂樓的火力發電區已經堆滿了燃料,我們暫時不需要搬運工。好,現在開始,我們不強制勞動,但是沒有勞動,就不會有食物。請大家自律,我再次強調一下,請大家趁著還有體力工工作,失去體力,勞動力一定也會跟著下降。領取食物的地方就在你們看到的,後面的超市入口的收銀台處,我們準備了三個窗口領取食物。一切按照規定。謝謝大家。』


何經理剛宣佈完,不少人就衝上了十樓。開始搶起跑步機了。我倒是不急,現在大家愛搶,我又何必跟著大家搶?我跟雅惠慢慢走到工作區。放眼望去~


乖乖~~所有人都在拼命地跑步,踩腳踏車,那個效率與速度,比起之前超過何止十倍!不,說是百倍也不為過。


不但如此,工作器具都要用搶的。搶不到的人還要排隊,勞動狀況太沒效率的還會遭受青白眼。


就在樓梯口旁,我看到沒搶到腳踏車的鄭教授苦著一張臉,嘆了口氣說:『終於還是發生了,這下該怎麼辦啊。』

就在鄭教授愁眉苦臉,哀聲嘆氣的時候,有個人倒是準備大展身手了。

那就是朱先生,朱董。



三弦 新北淡水貓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