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罪惡坑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編劇是個罪惡的職業,
每個月至少要殺幾個人到幾百個人,
每隔一陣子,還要想辦法毀掉一個派門甚至一個國家。
於是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4567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寫在金光決戰時刻發行的前夕

不過說真格的,離開罪惡坑之後,我是很認真的不想再寫布袋戲劇本了,原因無他,就是因為我覺得我這幾年進步的幅度不大,而創作模式也已經受限,所以大部份的邀請都被我婉拒了,實際上,雖然我是以進修為目的離開罪惡坑,但打從一開始,我回去罪惡坑的希望就是微乎其微,這點我的老同事們都非常清楚。

 

不直說不可能,只是因為人生難料罷了。

 

最簡單的想法,我在新北市買房子加裝潢花了這麼多錢,難道會住個兩年就搬回雲林去?

想也知道不可能吧。

 

但是後來我還是多少參與了一些布袋戲的製作。(攤手)所以說,這就是人生啊~

 

先說金鷹閣吧,團長皇寶是在前年底連絡我的,他想請我替他寫蒼狼印的劇本,我一開始是婉拒,後來團長跟我講了他的理想,他說,他不想再走電視布袋戲的路線,相反的,他想走一條新的路線,布袋戲的演出,不是外台戲,也不是出租市場,而是舞台劇。並拿出金鷹閣之前的作品:魔鬼空門給我觀賞。團長後來更直接帶著當時金鷹閣的編劇熊熊等人登門拜訪,並且拿出劇本請我指教。並且跟我談到劇本費的問題。希望我能開個價幫忙寫劇本。

 

我跟團長很直接的說了。

如果要錢,我就直接留在罪惡坑就好了,作舞台劇已經很窮,做布袋戲更窮,貴團兩者兼具,我難道指望從貴團身上榨出什麼油水出來?

 

夢想兩個字很沉重,尤其是跟錢搭上關係的時候更加沉重。

 

但是也因為團長的再三拜託,還有他遠道登門拜訪的禮遇與決心,我還是在我能力範圍內幫忙做點事情,我跟團長講,我的強項並非是劇本,甚至可以說,劇本是我的弱項,但是我能幫他設計一個故事,答應幫他草擬蒼狼印的分場大綱,還有負責幫他帶那位新編劇熊熊。給予一些寫作技巧指導,我覺得,幫助他們培養一個自己能寫的班底,比老是外包更好更實際。皇寶團長也很夠朋友,幫我掛上了編劇總監的名號。聽起來倒是頗響亮就是了~

 

不得不提的是,編劇熊熊雖然是第一次編劇,但成果卻是意外的好。(事後得知團長有從旁協助。)

 

所以蒼狼印的劇本雖非我親手所寫,但是我有負責最後的校稿,以及旁註指導跟部份修正。去年我在高雄親眼看到演出的成品,包括團長本人的現場配音(非預錄)、高雄市國樂團的現場演出,都讓我非常感動震撼。

 

於是在今年初,金鷹閣得到雅奕超媒體的資助,要打造全新的3D舞台布袋戲的演出,而商請我重修魔鬼空門的劇本時。我也一口答應了下來。

 

這兩部戲,都將在今年於高雄市立大東文化中心、以及新北市藝文中心公演。有興趣的人,可以查詢一下。我希望大家能夠去觀賞,這是不同於電視布袋戲的另一種布袋戲風貌。有屬於他的規格跟節奏。(金鷹閣一齣戲要演很多次,否則無法回本。)

 

而以上這些工作,我分文未取,純粹是義務幫忙。

 

我的原則很簡單:

沒有親手寫劇本,一切好商量。

只要寫劇本,我就要收錢。

就這樣~簡單俐落。

 

立綱找上我,是去年底的事情了,也不知道是誰出賣了我、、、、嗯嗯、、、

當時金光已經寫到第八集,拍到第六集,而某羅因為出書的關係暫時無法分身,當時金光的編劇組成員是兩個0.5位,說是兩個0.5,是因為兩位都不是編劇,一位是立綱,一位是後製的碩頂。碩頂之前都有參與到部份的劇本寫作,後來人手足夠後才徹底退出,但仍常對劇本提出獨特的見解。

 

我一開始仍是婉拒,一方面是顧及到罪惡坑那邊面子上不好過(畢竟還常跟老同事連絡,老大的面子也得瞧一點。),另一方面也不願意繼續寫布袋戲劇本。更重要的是,我根本沒看過金光布袋戲啊啊啊啊~~

 

不得不承認,立綱是很努力的人,金光的資金也非常困窘,還是那句話:

 

夢想兩個字很沉重,尤其是跟錢搭上關係的時候。

 

我還是很明白的跟立綱說,不要請我當編劇,如果說錢,金光不可能出的起我在罪惡坑的薪水。我也跟立綱說了,編劇是很微妙的職業,尤其是布袋戲,雖然導、演、編,號稱是戲劇的三本柱之一,但在台灣,編劇是第一個被罵而又收入最微薄、受到的尊重最少的一根爛柱子。

 

說到這裡,講點題外話,也就是為什麼我堅決不寫劇本好商量,寫劇本一定要付費。

在台灣,當一部電影或者戲劇要製作的時候,如果經費不足,他們會對編劇說:對不起,我們的經費不足,能不能請你劇本費拿少一點?

 

那為什麼就不對道具說:對不起,我們製作費很低,能不能少拿一點?

那為什麼就不對燈光說:對不起,我們製作費很低,能不能少拿一點?

那為什麼不試著對賣膠卷的公司說:對不起,我們製作費很低,你膠卷算我便宜一點?

 

我能不能直接回答你說:對不起,我家裡的伙食費很低,你劇本費可不可以開高一點?

 

我離作夢的年紀很遠了,也不是剛出社會的新人,一切現金為王,如果想用低薪雇用我,請你拿出一點其他的東西來誘惑我。

 

這種人,這一年來我見到好幾個。我的回覆一律是:對不起,我正在進修,沒空耶,很抱歉。

 

很多人對著編劇有著憧憬,所以很多大學生一畢業,就拿著免費劇本到處兜售,只要有人願意拍出來就心滿意足。他們有熱情,有才華,但是欠缺經驗。本來應該實戰學習的,卻成了完整劇本的編寫者。就因為“免費”。

 

若要求有美式戲劇的精細,卻只肯給編劇三萬塊一個月,會不會太天真了?

 

就是這樣,這些新人把市場行情跟編劇身價都作賤到底了。好像一畢業,會寫幾個字,上個幾堂戲劇概論,就能搖起筆桿了。

 

因此我給自己制定了這個最高原則:

不寫劇本一切好商量

只要寫劇本,就一定要收錢!

 

題外話結束

 

但是立綱真的滿夠誠意的,一直要求我開價,實際上他也很拼,一個人當十個用,配樂、後製、導演、劇本能包的全包了。但就金光那點微末的製作費,還要製作HD高畫質的影片。如果還想要雇用我寫劇本,那真的不是只能靠拼就能解決的問題了。剛好此時,素文離開了罪惡坑,我看過她的劇本後,提出了折衷的方法。就跟金鷹閣一樣。我跟立綱說,其實單以劇本論,我的劇本算不上好,而且我也不想再寫布袋戲劇本,如果你需要我的幫忙,那讓我來架構故事跟寫簡綱。會是最有利的方式。

 

我推薦素文給立綱,然後答應幫他帶新人,製作第九集之後的劇情簡綱。掛顧問的名字。而且同樣~不支薪。

 

接著我就去了一趟虎尾,把決戰時刻前八集的劇本看了一遍。然後問立綱,你希望收檔時達到怎樣的結局,中間要有怎樣的橋段?把所有的劇情疑問問了一遍。然後最後問立綱:這檔有幾集?你打算收在哪裡?

 

立綱跟我說二十集。

 

我對立綱說,這太難了,這樣的架構,這樣的內容,這樣精美的人物設定。二十集以內要完工,太拼,能不能多十集。

 

立綱跟我說,他手上的資金連二十集有沒有辦法拍完都沒把握。

 

我想了想,最後跟他說,或許可以在二十集內達到你要的進度,但是一定要有取捨。我們現在討論,哪條線先不要演。哪條線優先處理。

 

剩下的細節不表

 

我給立綱幾個請求:

一:劇本更動一定要告知我。就算只是細節,因為細節裡頭可能藏著伏筆。另外,如果要請我幫忙,就請相信我。

 

二:請確定大方向,要作什麼直接說好,不要等寫了一半,才跟我講說想寫別的,戲沒有怎樣寫才是對的、才是好看的,但是一直轉彎就不會太好看。

 

於是合作的流程就是:我給簡綱,指導素文寫劇本,必要時給予大翻修。我絕對不主動寫場次,就算有想法,也是將想法告知素文後,讓她寫完再交給我,由我告知要修改哪裡,然後再退回重寫,如果時間來不及了,我才考慮自己翻修。

 

有人在我部落格問我,到底有沒有參與寫劇本的工作,從頭到尾由我執筆的沒有,但有少數幾場戲被我翻修了七八成。就看眼尖的觀眾能不能找到了。

 

然後當中出了一點小差錯。就是這個差錯,也是讓我對立綱另眼看待的原因。

 

在之前拍攝好的前六集當中,立綱在看完後,覺得不夠緊湊,於是又重拍刪修了一大段,對於金光這樣的資本額而言,這是元氣大傷了。立綱當時的簽名檔就是:重拍就重拍,大不了一無所有,重新來過。(差不多是這個意思)

 

嗯~真是有幹勁。

 

在我接手簡綱後有一段情節,立綱由於事情太多,忘記了我原先告知他的佈局,在完稿上作了一些修改,而且在沒有通知我的情況下拍攝,而當時我正在忙其他事情,等之後發現時已經太晚。

 

這個更動影響非常大,大到足以影響我後面整個佈局。我問立綱還來的及改嗎?立綱說已經拍攝了。我問難道不能重拍?

 

立綱回答我:再重拍下去,我怕資金已經不夠了,現在已經緊繃到底了。都不知道能不能支持到二十集結束。

 

 

於是我只好硬著頭皮把整段劇情走向修正。結果過沒幾天,立綱就問:影響真的很大嗎?

我回答他:不是不能繼續寫下去,沒有不能寫的劇情。只是牽動的東西會很多而已。而改變後的劇情,就看立綱你能不能接受而已。

 

立綱說:好!那就重拍吧。

 

於是,就這樣,立綱咬著牙,又是一場重拍之路。

 

這真的讓我震驚到了。

 

我在罪惡坑九年,除了大火那次之外,從來沒有像這次這樣阿沙力的徹底翻修重拍。基本上能更動個一兩場就已經很驚人了。通常重拍的也只有某個片段,少數幾分鐘或幾秒。(拍攝是以秒做單位的,不要懷疑。)至於網路上謠傳的『某集整集重拍』『某檔十幾集重拍』,那真是作夢了。

 

不過我倒是看到立綱在作夢的樣子就是了,他現在作的事情正是如此。資金已經見底了,為了達到原本劇情上的完整,他竟然還重拍。

 

不過這次之後,我跟立綱都受到教訓,立綱再也沒有隨意更動我的簡綱。而我呢,會在每場簡綱背後加上設計說明,另外補上重要事項。(不過還是偶而會有漏勾,一個小動作沒拍,但沒料到我後面有設計伏筆。幸好影響不大,而且發現很早,用修改劇本的方式可以完美解決。)

 

就這樣,用了半年的時間,決戰時刻的最後十二集終於也快完成了(只是快完成而已)

 

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日子。也是從罪惡坑東瀛線以來,唯一一個幾乎由我安排劇情節奏的戲碼。(皇龍到神州一老大在忙電影的事情不在家。所以隨便我亂搞,科科科~)

 

記者會的時候,立綱說,這檔拍完之後,要讓大家休息一下,不過我知道這是場面話罷了。這檔賣的不好,就不會有下一檔,因為立綱的錢已經燒光了。到了這檔結束。如果本金無法回收,那就沒有辦法持續演出下去了。

 

很現實的,無論是金光或金鷹閣,都有金錢上的困擾,大家都知道持續出片的好處,但是沒有錢,就沒有指望,老實說,在商言商的話,立綱選擇高畫質是很不智的抉擇,這使的他必須要多賣出百分之五十的份量才能『勉強回本』。而劇本的存擋足夠才能有效減少成本。但現狀卻又太難。

 

原本我答應給立綱的協助,是到這檔戲結束為止,(幫忙沒有幫一輩子的。)但在交出二十集簡綱後,我終於對立綱開出寫劇本的價錢了。

 

雖然我已經努力降價,不過我想對金光還是天價吧~XDD

不過也難說,如果決戰時刻的劇本風評太差,那人家也沒有找我續約的必要,就算想找我,也未必付的出劇本費,不是我太貴,是立綱太窮。

 

今天立綱對我說,就要發片了,我好緊張。

我跟立綱說,都到了現在也沒啥好緊張了。

 

我最後只能祝福你:

希望你有下一檔。(煙~)

 

三弦 新北淡水貓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