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罪惡坑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編劇是個罪惡的職業,
每個月至少要殺幾個人到幾百個人,
每隔一陣子,還要想辦法毀掉一個派門甚至一個國家。
於是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45725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茶壺裡的烏托邦(五)

 

 

最後定論的結果是這樣的:每個人每天必須服八個小時的勞務,每次兩小時,包括跑步一小時跟搬運,之後休息兩個小時,再繼續重複勞務,至於班表,則交給何經理排定。

 

決議出來後,大夥都鬆了口氣,我又見到鄭教授在搖頭,打從事件發生到現在,我就沒看過鄭教授點過頭,我好奇的上前詢問,鄭教授只說:『這樣子行不通的。』我納悶怎樣行不通,鄭教授只是搖頭,長吁短嘆,就是不吐個字來,我想這是專家學者的通病,事前不說,事後才當諸葛亮,於是也不深問了。

 

晚餐時間剛結束,何經理就把輪班表給弄出來了,王福生剛睡醒,就上工第一任的勞務,他二話不說就爬上十樓的休閒館去當倉鼠,他就是個天生的勞碌命,活該他作的多。我跟雅慧排在第二班,睡飽了明天早上八點上工就好。

 

好了,現在我們有足夠的糧食、電力、水、飽暖衣物,大勢底定,只要在這間小小的百貨公司裡頭,靜靜等待救援來到。雖然我們的政府還在為了黨內初選而焦頭爛額中。不過一切都漸漸步入軌道當中。

 

步入軌道?我真是太樂觀了。

 

人力發電機組是放置在十樓休閒館,單是步行爬上十樓這件事情就夠不休閒了,雅慧走到五樓就開始嘮叨,到了十樓,整個休閒館滿佈著各式的跑步機跟腳踏車機,約莫有百來多台,我想何經理是將所有的庫存都搬出來亮相了,這些器材前端都放置了許多金屬版子跟電線,線路凌亂,看起來有點粗糙,我不太懂這當中的原理,由王福生在一旁解說重點。

 

是的,在經過一晚的勞務後他還沒睡覺,他必須指導後面接班人員,哪些線路是不能碰的。哪些事情是必須注意的,例如跑步機上面有個衣領夾,一但你摔倒了、或是心臟衰竭,那個夾子就會脫落,跑步機就會停止。他要求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夾上夾子以確保安全。

 

好吧,讓我們學習如何做好一隻倉鼠。我跟雅慧各自選了一台跑步機。開始跑步。

 

然而,我只是個白領階級,就算是老鼠,我肯定也是隻虛弱的白老鼠,三分鐘後,我就開始氣喘,五分鐘後,我滿身大汗,十分鐘時,我以為我已經跑了半個世紀,但時針走不到四分之一。

 

一旁的雅慧沒有停止過抱怨,她一直說她跑不動,我一開始還給她鼓勵,後來我自己都非常洩氣,跑步時間是非常無聊的,我環顧四週,觀察一下別人的情況,一開始大家都滿認真的,當然也有少數例外,例如朱太太,這位第一次招募時的自願者,號稱希望藉由跑步減肥的她,正皺起眉頭,肥胖的身軀在跑步機上一顫一顫的抖動,我真擔心跑步機會不堪負荷而解體。她算是努力支撐了十五分鐘,就停下腳步了。王福生上前詢問他為何停下來。

 

『呼~呼~不行,我、、、我、、呼~我跑不動了。』朱太太大口喘著氣回答。

雅慧看到有人停下來,腳步也跟著放慢,我看穿她的企圖,低聲跟她說:『妳要是現在喊累,那就變成跟朱太太同一水平的人物啦。』

雅慧哼了一聲,低聲回我:『我才不會這麼沒用,我起碼要比他多支持十五分鐘~不,起碼要撐過這個小時。』

 

朱太太停下後,換王福生皺起眉頭了,他問:『可不可以在支撐一下,才十五分鐘而已,妳盡量跑好嗎?』

朱太太先是拒絕,王福生好說歹說,加上答應她可以放慢速度,慢慢跑,為了百貨公司的發電,請她盡量努力下去。過了五分鐘,朱太太才答應重新站回跑步機。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頭,與其說朱太太在跑步,不如說她是散步,不,就算是散步也會比她有效率,她以比步行更慢的速度前進,中間不時停下腳步喘氣,然後跑個兩下意思意思,喘氣的時間不會短於一分鐘,意思意思的狀態不會高於三秒。就這樣,經過了一小時。

 

不知怎的,自從朱太太停下後再站上跑步機時,我感覺所有人跑步的速度都慢了,包括我自己在內。我想或許是現代人真的欠缺運動,所以大家的體能都差了吧。

 

倉鼠一個小時後,是工蟻時間,我們開始搬運雜物送到火力發電區。

火力發電機區架設在頂樓,倒是比人力跑步機更值得一書了,也不知道王福生用了怎樣的辦法架起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火爐。雖然爐火可以取暖,但考慮到我們使用的不是純淨的燃燒物,為了保持空氣流通以及預防危險,所以仍然將火力發電區放置在頂樓。不過據說王福生有作了一些設計,將部份的暖氣導流到十樓,讓十樓的空調損耗不會太大。

而我們微薄的發電量,則全數儲存到預備發電機裡頭。

 

負責指揮搬運工作的是陳主任,保安部畢竟是公司內部的員工,對於公司的商品擺設構造很清楚,我們分成十組人,每層樓站一組人,採用分層接力的方式將一些商品區的燃油、瓦斯之類的東西送上去,女性則負責搬運紙箱等較輕的廢棄可燃物。等燃油瓦斯這類商品搬運完畢後,接下來我們再度搬運一些木製品。包括搬貨用的木板架等等。在頂樓拆除備用。

 

這工作其實並不輕鬆多少,尤其在跑步一小時後,還要搬運重物上下樓梯,等到第二個小時的工時結束,我的腳已經有些輕微發抖了。

 

休息兩個小時後,我們再度進行第二次的勞務,這兩個小時的差別,是大家的運動速度變得更慢了,除了體力之外,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無聊~

我覺得極端無聊,難怪跑步雖然是最好的減肥運動,但是能身體力行的人卻這麼少,因為它真是一種毫無趣味的活動,尤其是在跑步機上面。我在今天的第三次勞務中選擇了腳踏車機。雖然是同樣無聊的事情,起碼換個方式進行會好一點。結束一天的活動後,我全身酸痛。當然,雅慧也是同樣。

 

是誰說運動會散發腦內啡給與悅愉的感覺?我現在只有感覺到非常多的不耐煩啡。滿滿的不耐煩與酸痛。

 

在這當中還有一點插曲,因為午餐是十二點半開始,而那段時間我們正在進行第二次的勞務活動,等到兩點鐘我們結束後回到地下室用午餐,卻只有等到已經冷掉的飯菜。這當然引起大家的抗議。尤其是張小春,他是帶頭發難的第一人,但是何經理說,一次性的飯菜處理比較節省能源,而他也不想浪費能源在暖飯菜上面,要大家將就一點。

『那為什麼不能把用餐時間提前到十一點半?這樣我們就可以吃到熱騰騰的飯菜了。』張小春大聲質問。

『無論是哪個時間用餐,都一定有人值班勞務,一樣吃不到熱飯菜。』何經理解釋:『反正都是輪班的,這個問題請大家忍耐。』

『你身為一個主管,就應該解決問題,而不是只會叫我們忍耐,不然你這個領導怎麼當的!』他這一說,底下眾人都叫好,何經理只得安撫大家:『這個問題我再研究,大家先用餐吧。』

 

由於大家都很累了,所以抗議的聲浪並不持久。很快的大家就開始埋首吃飯,狼吞虎嚥,我看鄭教授卻是坐在餐桌前不動。於是問他:『鄭教授,不合你胃口嗎?』

鄭教授回說:『沒,只是運動後一小時內用餐,會消化不良。對身體不好。』

『那運動前一小時用餐呢?』雅慧停下筷子,慎重的問。

『也對身體不好,血液無法集中到胃部,很容易胃潰瘍啊。』

一旁聽到我們對話的朱董提出了一個重要的質疑:

『休息時間兩個小時,前一個小時是是運動後一小時,後一個小時是運動前一小時,這位老先生,這樣不就不用吃飯了?』

鄭教授聽到這句話先是一愣,隨即與雅慧一起拿起筷子開始用餐了。

 

總之~一天的勞務就過去了。只剩下滿身的疲累。起碼今晚我會很好睡。

 

俗話說:沒有三天的好光景。這句話真有他的道理,就在這樣的勞務運行三天後,王福生拿了一張表格給何經理看,何經理皺起了眉頭,這天晚上,何經理招集了所有人,至於在進行勞務的人,則用擴音器告知內容。

 

『這個~大家好,這幾天辛苦大家了。未來的日子,相信大家一定能夠堅強挺過去的。』何經理先來了個開場白。然後才開始切入正題:

『事情是這樣的,我剛才從王福生王先生手上,拿到這幾天大家的發電量表。我發現這三天的發電量是呈現等比級數的下跌。也就是說,發電量不如預期。今天的發電量竟然只有第一天的五分之一?這樣的話,根本無法持續供應這座大樓的暖氣用電啊。』

 

啊,其實就這點來講,我覺得何經理說錯了,這並非不如預期,而是合乎預期才對,基本上到了第三天,除了少數體力比較好的人(像王福生,我常常懷疑他到底有沒有睡過覺。)之外,大多數的人都在跑步機上散步聊天。朱太太就更扯了,第二天她是站在跑步機上不動,今天根本就是坐在跑步機上。

 

『總之,我希望各位多多加油。運動不但有益身心健康,而且更有益於發電。』何經理下了這樣的總結。

 

第四天的時候,狀況似乎好轉一點,看得出來大家認真了點。朱太太雖然稱不上是跑,總算不是坐者,但是到了第五天,狀況又回覆以往。何經理跟陳主任商量了半天,作了點調動。讓百貨公司裡頭比較常運動,而且身材皎好的幾位櫃姐站在發電機的前面。每個人都是一副:我運動,所以我苗條的享受模樣。

 

這個方法激勵了所有的男性跟女性,但也維持不到兩天,很快的男人們發現,在這些美麗的櫃姐面前認真工作並無實際上的好處,她們的距離就像腳下的跑步機,無論再怎樣奮力前進,也只是原地踏步。而女仕們也徹底的體悟到,減肥絕對是件艱難的任務,到了第七天時。狀況已經相當惡劣,工作時間大家就坐在地上聊天抬槓,比較認真一點的還會站在跑步機上,想到時走個幾步,踩個幾腳,糟糕點的,就坐在跑步機上。

 

我跟雅慧一起躺在地上,深深嘆了口氣,這樣下去怎麼得了啊。對於現況的擔憂,已經煩惱了我足足一小時,所以我乾脆看著天花板,來個眼不見為淨。

我聽到鄭教授在嘀咕:我早說過這樣不行的。

 

如果我料,今天晚上何經理再次進行精神喊話。同時宣布著幾個從網路上得來的最新消息。

 

『各位親愛的顧客們,大家好。進行勞務工作至今已經一個星期了。我們收到最新的消息,關於救援的部份,在野黨與執政黨的黨內初選已經展開,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選出增額立委,然後繼續進行國事,另外一個好消息是,就在今天上午十點,我們的教育部長臨危受命,終於繼任成為新一任大總統。開始著手救災活動。』

 

聽到這句話,現場響起一陣歡呼~期待已久的救援終於要展開了嗎?

『呃、、、請大家稍安勿躁,講完了兩個好消息,同時也有另外兩個不太好的消息。第一個消息就是。關於我們的新任總統,也就是前教育部長,由於民眾對耽擱救災的抗議不斷湧入總統府,民怨四起,加上在野黨猛烈抨擊總統救災不力,要求下台負責,所以他在今天下午五點,也就是三個小時前,已經引咎請辭了。』

『啊?什麼?不會吧?』現場一片譁然,大家交頭接耳,我張大了嘴巴,訝異的問:『新總統就這樣辭職了?』

『應該說是前總統。』何經理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臉色沒有一點動搖。

『“前總統”有沒有下什麼指示?』鄭教授問。

『沒有,據說他只比了一個這樣的姿勢。』何經理握起右拳,打開食指與拇指比了個七字在下巴。『然後苦笑著說“我創造了歷史”。就這樣。前總統就在隨扈的保護下離開總統府。』

『這是什麼意思?』我學著何經理的動作,比著相同的姿勢『“創造歷史”?』

鄭教授解答了我的疑惑,他解釋:『這個七的手勢,表示七個小時,七個小時就下台,他創造了最快速下台總統的歷史,在這個時候。唉~』鄭教授搖搖頭:『錯了,錯了,一開始就錯了,他應該先依法宣布擔任“臨時總統”然後立刻宣布戒嚴才對。』

『前總統不是沒有這樣想過。』何經理解釋:『但是在野黨認為,臨時總統、戒嚴時期,那是威權政府的產物,強人政治的濫觴,民主不能開倒車,所以強烈杯葛抗議。甚至不惜發動發動百萬人民示威遊行。』

『這裡是亞熱帶,外面是零下十五度,示威抗議?』我說:『腦袋壞了才出門吧?』

『下台就算了,這總統太無能了,把國家搞成這樣就跑,下台、下台剛好。』我聽見張小春憤怒的抗議聲。

雅慧轉頭問我:『所以我們現在被困在這裡,都是前總統害的?』

我回答:『反正前前總統都死了,他身為唯一剩下的活總統,就概括承受吧。那救災行動呢?』最後一句我提高音量問何經理。

 

『聽說沒有任何指示』何經理搖搖頭。

『我早就說他無能了吧,哼~』張小春又大聲罵著。彷彿是要宣傳他的真知灼見一般。

 

所以說,這位前總統在任內沒有任何的措施。好不容易以為會有快速進展,結果救援還停留在黨內初選的部份。真是、、、

 

鄭教授繼續問:『那第二個壞消息呢?』

 

『我們今天的發電量,只有第一天的~5%。大家~』何經理停頓了一下:『這樣下去,我估計最快在三個月後,我們就會斷電凍死在這裡了。』

 

『呼~還有三個月嘛,緊張什麼?』我聽到有人低聲講著這句話。

 

但是我從何經理臉上的神色中看出來,這次絕對不是精神喊話這麼簡單,他已經下定決心作點事情改變現況了。

 

三弦 新北淡水貓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