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離開罪惡坑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編劇是個罪惡的職業,
每個月至少要殺幾個人到幾百個人,
每隔一陣子,還要想辦法毀掉一個派門甚至一個國家。
於是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460841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這些年遇到的人事物

 
我一直把孫大聖的名言當作座右銘,哭不得,只好笑了。不去想無力解決的事情,也不去辯駁無法解釋的事情。幸好,這次的事件對編劇組的影響不大,小小改動一點東西,幫忙查一些資料也就夠了,倒是狂龍大,這幾個禮拜天天忙進忙出的,辛苦的很。
 
當然,這幾天大家的關心罪惡坑也確實感受到了,很高興還有這麼多支持罪惡坑的戲迷,罪惡坑能這樣一路走來,是很多人的扶植與幫助。那些人事物,縱然不在了,也曾經給過我們力量。對於觀眾、對於身處當中的我或者罪惡坑本體,都是如此。
 
別讓話題感傷了,寫點值得紀念的事情,就講講這幾年讓我一直記在心裡,但是沒機會感謝的人事物吧。
 
不過在此之前,本人要表達嚴正抗議,最近有不少同事懷疑我在跳佛舞,並擁有廣大信徒,還拿出影片佐證,甚至指稱我的法號來自於圓形的G肚,對於此點本人提出嚴重糾正,本人即便是宇宙第一美男子。到了這把年紀也絕對不幹跳舞這麼累人的活。影片中人絕對與本人無涉。而且我圓滾滾的G肚也不是裝的。保證油花滿佈,貨真價實,就算上了料理東西軍的斷面秀,也是上的了檯盤的貨辦。
 
好,進入主題
我一直記得,我來到罪惡坑面試的日子,2002年的三月十八號,面試我的人是楊月卿楊姐,那時候片場還在虎尾公司,半山搭的比較小,道具、木偶間都很狹窄,場景、道具常常堆的放不下。面試的時候在片場的二樓,據說~~據說據說,是以前的編劇組所在地。只是沒想到片場搬到土庫多年後,等到我要離職時,竟然又搬回了虎尾。人生,還真是難以預料呢。
 
面試時楊姐出了一個考題給我,題目是一個復仇的年輕人報仇的故事。用筆寫、、、這真的是考驗了、、、,因為寫字實在是很累又很慢的事情。過了一小時,故事大概寫了不到四分之一,楊姐看看我的台詞,然後我用口述大綱的方式把故事剩下的內容講完。那個故事的內容在兩年後我用上了,就是佛劍往西佛國的路上,跟一念即忘所講的故事。當然,細節略有小小更動就是了。
 
第二天我就收到電話,一個星期後就去上班了。之後第二個禮拜開始寫劇本,剛進去的前半年,每次遇到楊姐我都會向他請教劇本的事情,我試寫的第一場戲是欲界大戰,正式寫的第一場戲是百丈逃禪的初登場,所以百丈逃禪不但是我第一個角色,還是我第一次寫詩號,第一次寫武戲的角色。而且他竟然退隱了沒死,真的過太爽、、、
那時下班後就是去後面看片場拍戲,我不是個很有耐性的人,看一場武戲拍半小時進展不到三十秒,沒兩次就把我興致磨光了。不過,這裡有一個重要的人跟一件重要的事情。那是我剛進來公司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對於一切還很生嫩,於是抓到落單的王導。向他請教了了劇本的寫法。
 
王導就是後來拿金鐘獎最佳導演,上台領獎時緊張的手不停捏衣角的王嘉祥導演,王導,我會永遠記得你上台時的那副扭捏模樣的、、、
 
這是一場影響我劇本日後走向的重要對談,王導跟我談到公司的資源問題,講到劇本的問題。或者這樣說吧,楊姐指導的是我寫劇本時該注意的要項,而王導則是我劇本思考方向的啟蒙者,雖然王導後來大概也忘記這回事了。不過王導跟楊姐,于我是進入霹靂後的兩大貴人,這點我是牢記在心的。
 
罪惡坑的工作圈子其實滿小的,能接觸的人事物並不多,罪惡坑編劇要負責的東西很多,但我很不負責任的不太想管、、、
說到這,不由得有點抱怨存在。
最早進入罪惡坑的時候,角色的偶頭除非必需,否則都是由造型組自己挑選的,編劇倒還不用管這些,寫百丈逃禪的時候,我根本不認得他長怎樣,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大概是九皇座左右吧,編劇都要負責挑偶頭。我不得不說,我對偶頭是外行,我覺得最帥的偶是神無月,其次是任劍誰,但是沒什麼人吃我這套。
 
我一直有個觀念,編劇是『寫劇本』,僅此於此而已,拍攝、選角、音樂,道具等等的,都應該各有其職。因為:『會寫劇本的人不見得會懂音樂、挑偶頭、畫圖、製作道具。』就是這樣簡單。
但是罪惡坑卻不是如此。
算了,那些事不提也罷,這八年被逼著上架,磨了許久,總算學到點皮毛。也算是種收穫吧。
這幾年關於偶頭,有兩件我最得意的事情
第一:從老大手上搶救出覆天殤的手下造邪鋒,也就是後來的龍宿。
第二:把仲裁者的偶頭換掉,我跟老大說,如果你用他當仲裁者,那以後哪顆偶頭夠資格當王?於是老大接受了我的建議,是的,原本的仲裁者要用的,就是後來咒世主的偶頭。
 
當然特此感謝世清幫我裝的四無君跟寂寞侯,特別說說寂寞侯,當初本來是屬意問二叔當寂寞侯的,老大嫌棄他不夠病氣,換了一顆臉色蒼白的臉來,世清看到後整個傻眼。完工後,世清跟我說,他已經拿了十二成功力出來,如果被打槍他也裝不下去了。
世清,感謝你了
另外就是志明的佛劍跟武君,佛劍這角色會存在,就因為這尊木偶,從我在造型室第一眼看到他時,我就決定據為己有了。沒有那銀色海螺,我絕對無法寫出聖行者,當然也沒有修羅,武君則是志明多年後的傑作。雖然最近 老婆大人老說武君長的像達美樂的轟炸雞腿一樣美味。
 
音樂上要值得紀念的肯定還有輪姐跟阿亮,無非跟動脈等等,亮哥曾經替我寫的詞譜曲主唱,而輪姐竟然在我離職前還送了我一份超大的禮物,一首跟我人物完美搭配又好聽的配樂,輪姐,感謝了,為了這首配樂,將來一定請妳吃飯報答!!!
 
說到譜詞這件事情,我寫過幾首歌詞,事後看看都覺得不夠滿意,譜詞非我所長,所以後來對此並不熱衷。我曾經很想寫羽人的歌,後來亮哥送了煙茫茫過來,自慚形穢的我就省下了。
 
道具組的同仁一向讓人佩服,兵器都超帥的,信一作的句芒長劍,雖然重的讓操偶師哇哇叫,不過我不用操偶,所以沒差。佛牒也很棒,佛牒為何取名叫佛牒,網路上已經有高手瞭解典故,也就無須贅言了。
 
操偶師,阿堯,我對不起了,當初答應幫你寫教學用劇本,後來都爽約了,我對不起你,請你原諒我(下跪道歉)
還有一個,我就不說他是誰了,每次見面都抓著我抱怨,一下抱怨某個角色死太快,一下抱怨某個角色怎麼還不死,看到自己要拿的角色裝不好時,還偷偷打電話給我叫我打槍造型,我說的是誰,當事人一定知道~XD
還有一些人事物,一時還沒想到,那就等想到再說吧。
 
三弦 雲林虎尾貓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