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離開罪惡坑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編劇是個罪惡的職業,
每個月至少要殺幾個人到幾百個人,
每隔一陣子,還要想辦法毀掉一個派門甚至一個國家。
於是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465280

    累積人氣

  • 30

    今日人氣

    71

    追蹤人氣

小龍大人駕到

 
話說那一天,我與 老婆大人正吃著晚飯看日劇,突然聽到 老婆大人的尖叫聲。我這一抬頭, 老婆大人指著窗戶,牙關打顫,好半天才哆唆出一句:『窗、、、窗外有隻邪』.....

我瞧也沒瞧的回了一句『左腳還是右腳?』,
只聽到老婆大人猛然尖叫一聲,我方纔抬起頭來一看,乖乖,好長的一條壁虎正爬在窗戶上頭呢。
 
且慢,這壁虎也太長了點吧,足足有三十公分蜿蜒,再說,他也沒腳啊。這下子換我驚慌失措了。敢情竟是小龍大人駕到?媽呀,這該如何是好,別說老婆大人花容失色,連我都心驚膽顫,我是沒這等膽氣驅趕他,要是讓他爬了進來,那後果當真是不堪設想,只怕全宿舍的人都得搬到旅館去了。
 
我望著窗外的身影,一時拿不定主意,最後只得打了119請消防員來幫忙,大概是這行幹太久,避諱多了,一下子轉不過來,電話剛接通我就忙說『你好,119嗎?我房子裡頭有條邪。想請你們幫忙。』
『鞋?』
『不是啦,我是說小龍。』
『啊?』
『我是說“溜”』
『溜去哪?』
『老六啦。』
『啥老六?我沒兄弟啊。』

好不容易想起那個字,還沒開口,消防員就說了,『啊,你搞布袋戲的吧,我知道了,你住哪裡?』
報了地址,回頭看看窗外,那條小龍還在窗戶上下遊走,看來精神不錯。我怕他從冷氣孔爬進來,又想不到辦法處理,於是上了二樓敲了老邱的門。想請他替我壯壯膽,他在臉露驚訝神色之後立馬把門給關上了,我還聽到他上鎖的聲音呢。

嗯嗯,廖桑跟某周不在, 老婆大人早逃到客廳上落個眼不見為淨,倒是消防隊員效率真高,約莫十分鐘就來了兩位俊俏壯碩青年,拎了個籠子問我『在哪?』。

我領著他們去看窗戶,不由得叫聲慘,媽呀!那小龍大人不見了。這下子可麻煩了。這要是抓不到,那這宿舍可真住不得人了。

消防隊員埋怨我說:『你怎麼不看著點,要是給牠跑了怎麼辦?』
我心裡想,牠真要跑,我也拿他沒輒,總不成喊:『站住,不要動!』還是:『你已經被我們警方包圍了?快把手舉到頭上!』

他不恐嚇我已是萬幸,還想我去恐嚇他嗎?
我開了後院的門,幫提著探照燈,領著兩名消防隊員進了後院,一路走一路戰戰兢兢的看著地板,就怕一不小心踩著挨咬,我造的孽多,若有此報也不足為奇。
 
消防員提了長夾棍翻了一陣,就是找不著小龍大人的身影,正準備放棄時,突然看到從窗戶中透出的一點燈光,正照著冷氣機下緣處一條細長的白色水管、、、

嗯,如果冷氣的水管真的是白色的,我們還真不會發現正企圖爬進冷氣孔的小龍大人。

消防員把他夾起時還埋怨了一句:『怎麼這麼小,我們帶來的籠子不能裝啊。』
另一個則說:『要不要在外面的水溝放生了?』
我這一聽可慌了:『兩位大爺行行好,要放水溝也請放到阿里山上的水溝,你放外面水溝,到時候從馬桶游回來我們不是完蛋啦。』

消防員跟我們討了塑膠袋,將小龍大人打包回家,至於之後怎麼處理,真是天知道了。
 

折騰了好一陣,回到房裡把部日劇看完,正覺得哪裡不對勁,猛然想起,耶, 老婆大人怎麼不見了?總不成是被小龍大人叼走了?在樓下大喊了幾聲,原來 老婆大人竟然跑去樓上同事房間避難,放我一個人在下面跟小龍大人搏鬥,這還真印證了那句話,夫妻本是同林鳥,小龍來時各自跑。
 
雲林原是個農村都市,花草稻田很多,蚊蟲蟻獸自然不少,除了這一樁,前年罪惡坑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那一日罪惡坑眾罪首正開著殺人會議,突然電話鈴響,某邱一接,原來是有小龍大人不知怎地遊到了大廳來,大廳的智權部、霹靂會、會計部等是美女集散地,除了門口的總機先生外沒一個男的,事發當時總機先生已經下班,留下一群花容失色的美女在那大玩驚聲尖叫的遊戲。要想找救兵。但凡此時此刻,唯一還留在公司的男性,包括狂龍大在內全都在了編劇組,於是只好打來求援。他這一求援,大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除了那顆頭搖來晃去,那尊臀可是不曾稍挪半分。原因很簡單,就是不敢、、、
 
本來想著小龍大人不過是誤闖罪惡坑,沒多久就會自己離去,不過聽說牠當時就定了下來,似乎覺得這地方頗舒適。一點也沒有想跑的模樣。催促求援的電話來了好幾通,我們說不動就不動。
 
至於故事的結局、、、
最後是狂龍大自己親去去招呼那條小龍大人,把他請離了公司,聽說是用滅火器解決的。想想真是汗顏、、、
 
這個月的倒楣事也不只這樁,我家的虎斑王子好端端的突然食不下嚥,送了四趟醫院做檢查,才發現竟然遭到不明的病毒感染,住院加吃藥,晃不啷當的花了萬把大洋,總算將他那條貴命給救了回來。之後是電腦椅禁不住我沈重的身軀,椅背的銲鐵應聲而斷,險險跌的我腦震盪。宿舍洗衣機漏水,把條延長線燒融在地板,要慢個幾分鐘發現,肯定引發電線走火,說來驚險,那天要是我一個不閃神打赤腳走過那灘水,今天在這寫的就不是網誌,是訃文啦。本以為就這樣也不可能更背了,上禮拜一起床,兩年沒發作的痛風就這樣無端發作了。人要帶賽,連周圍的人都會被影響,跟老邱去晨游還遇到機車拋錨,整個月就這樣不停的大小意外,把我好不容易攢起來的一點積蓄全耗了光。所以我決定,明天去北港求個簽,
 
三弦 雲林虎尾貓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