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罪惡坑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編劇是個罪惡的職業,
每個月至少要殺幾個人到幾百個人,
每隔一陣子,還要想辦法毀掉一個派門甚至一個國家。
於是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45725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弦的同人作品

彼得是個十九歲的青年,他從小就沒有父母,就住在郊區的一間小屋中,平常以打零工維生,他唯一的樂趣,就是在週末領到薪水時,到去城裡的老字號PUBCITY』喝的爛醉。


今天晚上的彼得喝的特別醉,因為昨天他工地附近發生莫名的爆炸事件,工頭停工三天,這使得最近的彼得失去了一些收入,這對經濟本來就不寬裕的他,無疑是雪上加霜

 回到家的彼得,醉眼中,他看到自己的小屋並沒有關燈。『奇怪、、、我出門時明明是早上,這燈怎麼會亮?』迷糊的彼得走近窗邊,看到一名老頭子坐在他屋內東翻西找。『原來是賊。臭老頭、、、』

彼得隨意檢起一根木棍埋伏在門外,過了一會,老頭將燈關上,開了門。彼得一棒子敲了下去。『嗚~』一聲低沈的悶哼,老頭身軀一晃,倒在地上。『喂!別裝死了,快給我起來。』彼得用力的狠踢老頭的身體,老頭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身軀一動也不動的。

 彼得彎下腰伸手一摸,驚覺老頭已無心跳,這變故可將一身酒意的彼得嚇醒。彼得這才驚覺自己打死了人,慌亂的彼得趕緊逃離現場,他知道明天有人發現了這具屍體,他將會成為一名通緝犯。

彼得的逃亡並沒有持續多久,不到幾天,城裡頭已經滿滿都是通緝他的告示,他躲在陰暗的巷道,用布將自己的臉包住。躲避著往來的行人。
就當他瑟縮的躲在暗巷中,翻找著還可以食用的垃圾時,一隻手臂拍上了他的肩膀,他猛然一驚,一回頭,一個帶著怪異面具的人站在他面前。

『你是誰?』
『我知道你殺了人,但是我可以指點你一條生路。』  

 

 
 說話的人聲音陰沈不定,似乎是個女性。女人總是比較好對付,彼得稍微鬆一口氣,他仔細端詳對方的面具,那是一個刻著類似時鐘模樣的怪異面具,在一點跟十一點的地方分別挖了兩個孔,剛好是兩個眼睛的位置。

『你是什麼人?』
 
『我是時空警察,負責消滅在時空中的罪惡。我們組織擁有超越現代的科技,現在需要藉由你的力量,去完成一件艱鉅的任務。』
『時空警察?這太不可思議了,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嗎?』
 『我會讓你相信的,跟我來。』

 
彼得別無選擇,他跟隨著女人走到一間神秘的地下室去,一路上,他始終用布緊緊包著自己的臉,一進入地下室,他便知道這名帶著面具的女人說的話是真的。他看到了前所未見的高科技機器。 

『這台機器會把你變成一個女人,然後將你送往二十年前去執行一項困難的任務,任務將會在手術中輸入你的腦袋,如果你的任務完成了,你會在那邊桌上看到一個袋子。』
女人搖晃著手上的袋子『一個跟這個袋子一模一樣的袋子,我們會給你一個新的身份。讓你免於遭受法律制裁。如果你拒絕,我將把你送進警察局。』

彼得別無選擇,於是他答應了,他連臉上的蒙面布都沒拆下,就躺進一座像棺材一樣的儀器裡頭。 

彼得再次醒來時,他回到了二十年前,有一個新的身份叫瑪麗,而且是在他常去的那間『
CITYPUB工作,她並沒有花太久時間學習什麼,因為在時空傳送與變性手術的過程中,她腦中也被值入了些什麼。讓她非常明白自己該作些什麼事情。甚至如何操作高科技機器與武器。 

探查敵方的情報是非常困難的,她平常時就在
PUB中招呼客人,同時忍受著客人的毛手毛腳。高科技的變性手術讓他徹頭徹尾連身心都變成了女人,於是讓他不得不對某一天晚上來到的某位喝的爛醉的客人留心。 

『這家店我可是很熟的呢。』喝的爛醉的客人如是說。

 

 

那天客人喝醉了,瑪麗也喝醉了,當瑪麗醒來時,他發現自己竟然跟著這個男人躺在一張旅館的床上,驚慌的瑪麗並沒有因為自己曾是男人的身份而感到噁心,相反的,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將為這個男人帶來危險。於是他在男人起床前迅速的離開了現場。三個月後,瑪麗知道自己懷孕了。

瑪麗辭去了
PUB的工作,生下了這個小孩,並將他丟棄在修道院的門口,繼續她間諜的潛伏工作,經過漫長的十九年,瑪麗終於查到了敵方工廠的所在,並順利的潛入加以破壞,她引發了一場劇烈的爆炸。然後回到當初的地下室,果然在桌上看到了一份跟當年一模一樣的牛皮紙袋。還有那張很詭異的面具。

她打開牛皮紙袋,裡頭指示他必須去接引一名犯罪的新人,並將他送到二十年前進行一項任務。任務是機密的,在手術過程中將會值入對方的腦袋中。在這之後,她將得到一個新的身份。

幾天後,瑪麗戴上了放在一旁的時鐘面具,在一處隱密的暗巷中,接引一名臉上包著布。翻找著垃圾桶找食物的年輕人。並將他帶回地下室。為他進行變性手術與時空轉移。

『一個跟這個袋子一模一樣的袋子,我們會給你一個新的身份。讓你免於遭受法律制裁。如果你拒絕,我將把你送進警察局。』瑪麗隔著面具,壓低的聲音如是說。
 

瑪麗引導青年進入進行變性跟時空轉移的機器中,將青年傳送走後。瑪麗摘下面具,隨手連同將牛皮紙袋一起丟在桌上。管他的,反正自己將獲得新的人生,然後瑪麗將躺進了時間機器當中。

再次醒來時,瑪麗已經不再是瑪麗,他叫約翰,雖然有了新的身份,但約翰對於自己平白浪費的青春歲月感到惋惜,他來到了熟悉的『
CITYPUB,看著過去的自己瑪麗,想著完成任務的艱辛,他一邊喝著悶酒,一邊與瑪麗攀談:『這家店我可是很熟的呢。』他還來不及說些什麼便已喝的爛醉,第二天他在他下塌的旅館醒來後,便匆匆離去。

又過了二十年,已經步向晚年的他,開始懊悔自己的一生,如果當初沒有打死那個老人,也許自己也不會平白浪費生命中最珍貴的二十年光陰,他為自己的犧牲覺得不值,此時他突然感受到他住的地方有一陣劇烈的震動,他突然想起來,這是瑪麗完成任務時發生的爆炸。也就是第二天,他打死了那名老人。

於是他決定改變歷史,他前往他年輕時的故居,準備在自己回來之前,先趕走那名老賊,避開後面的悲劇。
他回到曾經熟悉的地方,打開燈,等待著生命中的失誤到來,他環顧四周,憶起自己年少的回憶,他翻箱倒櫃,尋找熟悉的事物與照片感嘆自己逝去的青春。時間接近時,他仍沒看到那名老賊進來。

『也許他已經被我嚇跑了。』約翰這樣想,然後關上燈,打開門出去。
 

迎接他的是一記狠狠的重擊。



啥?你說這篇小說哪裡同人了?你看看這篇小說,從頭到尾都是同一個人,這還不叫同人小說 ?如果你是因為想歪了才進來的,咳咳、、、

 

後記:這篇故事的概念非我原創,而是很久很久以前我看到的一篇科幻小說,我不記得作者的名字,也因為年代過於久遠,讓我忘記了大量的內容,前些天想起來,努力想找回原著,卻不得其法,於是才想自己補寫這篇小說,原文我看到時只是一篇三百字的小品,我盡力保持原貌去完成他。但因為是我僅憑零星的概念與跟破碎記憶去組合,我想可能與原著相差甚多,有看到這篇小說的人,若知道原出處與內容,煩請留言告知。也讓我一遂所願。 

三弦
雲林虎尾貓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