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離開罪惡坑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編劇是個罪惡的職業,
每個月至少要殺幾個人到幾百個人,
每隔一陣子,還要想辦法毀掉一個派門甚至一個國家。
於是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465280

    累積人氣

  • 30

    今日人氣

    71

    追蹤人氣

【短篇小說】聲帶

  「茶?咖啡?」

  教授在調理桌前,一貫溫和的聲音。


  「咖啡。」


  選咖啡的原因只有一個,因為喝茶感覺太老氣了。


  「還是紅茶?」


  教授笑了笑,推一下眼鏡。


  「大吉嶺原產的
SOUCHONG


  「那紅茶好了。」


  雖然自己也搞不清楚這是不是很好的茶葉,不過也只能相信教授的品味了。

 

  劉教授教的是聲韻學,他不但精通十四國的語言,而且四十歲不到就當上了教授,在國外專刊上發表的論文更超過了十篇。幾個月前,小潔還是他的研究助理。

  然而除了驚人的學經歷外,對劉教授,小潔的感想就是中規中矩,他不是書呆子,上課時也會偶出妙語,雖然長相平凡,卻有一股骨子裡頭透出來的斯文氣息。大部分的時間就是埋首作研究跟閱讀。


  沒啥特別的,也許就因為太不特別了,所以教授的老婆才會在懷孕八個月的時候跑了。

  一個既沒優點,也沒缺點的人是非常無趣的,小潔心理想。
 

  「聽說妳是個孤兒?」

  教授用精緻的咖啡杯送上冒著蒸騰熱氣的紅茶,打斷了小潔的思緒。

  白色杯子襯托的紅色格外鮮豔,茶香濃郁非常。小潔點頭嗯了一聲,端起茶杯暖手。

  陽明山的冬日真冷。

  「這樣讀到大學,不容易啊。」

  教授也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這也是大家的幫忙,尤其是教授。」

  這話倒是真的,劉教授在學生時代就一直對她照顧有加。現在又請她回來作協助研究,這對畢業兩個月還沒找到正式工作的小潔而言,無疑是一場及時雨。

  「我老婆也是孤兒」

  教授笑了笑,又推了一下眼角的黑框眼鏡

  老婆?不是前妻?所以這是一種移情作用嗎?小潔心裡一愣,看來教授對他跑掉的老婆仍然念念不忘。不過這是人家的家務事,也不好多問。

  「我一直都很感謝教授的照顧。」

  「我雖然在學校是教聲韻學的,但我主修的是語言學。這你知道嗎?」

  「聽說過,聽說教授精通十四國語言,很了不起呢。」

  「現在是十七種,十四是五年前的數字了」
 
  五年又學會了三種語言,了不起。
 
  「請問教授,這次請我來作研究助理,是想研究關於那方面的論文?」

  「語言學」

  語言學?小潔又是一愣:

  「我只會中英文,連台語都說不好,能幫的上忙嗎?」

  「
小潔,你覺得、、、」教授話鋒一轉,問了個毫無關係的問題:

  「你覺得人類之所以能異於其他野獸,獨自進化成今天擁有的文明科技,最大的 勢在哪裡?或者這樣問,文明存在的源頭是什麼?」

 


  這真是個大哉問。


  小潔想了想回答:

  「靈長類擁有學習辯證的能力,而且擁有另一項獨特的優勢,就是拇指能與其他四指對合,這讓人類能夠緊握住東西,石器時代的人類,就是因為能握住兵器,才能與野獸對抗,甚至蓋屋、製造器具,建立部落。」

  
  教授搖搖頭:

  「這確實是一部份的原因,但並非源頭,擁有握住器物能力的生物,並不一定代表他能擁有文明。無法將有效使用工具的方式保存下來,會丟石頭的猴子傳了一萬代也只會丟石頭,並不會將石頭磨成尖銳的器具。」


  「是文字?史前時代的分野就是文字的發明。文字傳承了智慧。」

  
  「差不多了,接近了。」


  「不是文字?那是什麼?」

 
  「有一種能力是我們人類獨有的,而其他生物所沒有的。」


  教授無疑的引起小潔的好奇心了。


  「教授,你所說文明的源頭究竟是什麼?」


  「聲帶。」


  「聲帶?」


  「有的科學家認為,是文字保存了文明,這是錯誤的。」


  教授演講的神情有些激動。


  「讓我們能夠超越其他生物,成為萬物之靈的原因,是我們獨特的發聲器,我們能發出各式各樣的聲音,沒有聲音,就不可能有語言,沒有語言,要如何陳述文字?真正文明的源頭,就是聲帶。由我們獨特聲帶所能發出的聲音。保存了文明。」


  教授察覺了小潔的困惑,稍稍平復了心情。繼續他的演講。


  「無論那一種語言,許多字的字源發音,都是來自該種動物的叫聲。如牛的發音類似於牛的叫聲,虎的發音,其實也類似於老虎攻擊前的低吠聲,英文
snake的第一個音節,不也是近於蛇吐信的聲音?雖然字音的念法會隨時代改變,但是源頭是不會改變的。這些模仿動物叫聲的聲音,就是最早的語言。」


  「教授的意思是,因為人類的聲帶能發出繁複的聲音,所以才能發展出語言,而藉由語言轉達了文字?」


  「是的,文字是由圖像轉變而來,但沒有語言,你畫了隻老虎,也無法傳承後人老虎的危險,更無法告知後人老虎的可怕,文字傳承了文明,而語言傳承了文字,聲音更傳承了語言,聲音才是文明的起源。而聲帶,才是我們一切智慧的源頭。」


  「好獨特的見解。」小潔讚嘆著:「這就是教授你要研究的論文題目嗎?」


  劉教授喝了口咖啡,又為小潔再倒一杯茶。


  「要不要點心?」


  「不用了。」


  劉教授好像沒聽到,從櫃子上拿下了一盒餅乾。


  「去年從瑞士帶回來的。」


  「謝謝。」小潔不好拒絕教授的好意,拿起了一片餅乾送進嘴裡。


  「實際上,我早就開始了這項研究,我想找出『人類最原始的聲音』」


  「人類最原始的聲音?」


  「我是研究語言學的,可是聲音才是語言的起始,我們說,格物致知,窮究事物的原理,才是求取學問的根本,如果沒找到最原始的聲音,就無法瞭解到各類語言變化的源頭。」


  「我不太懂教授的意思。」


  「你聽過狗的叫聲吧,狗在生氣、快樂、悲傷、警戒的時候,會各自發出不同的聲音。這些聲音,是狗類藉以陳述情緒最基本的方式。那人類最基本的聲音是什麼?人類在表達幸福、滿足、憤怒時的聲音又是什麼?」


  「無論是哪種人類,他們開心時都是笑吧。」小潔思考著:

  「無論是哪一地出生的嬰兒,他們的笑聲都是相同的,笑聲,是人類表示喜悅時最基本的聲音。另外還有哭聲,哭也是人類基本的聲音。」


  「沒錯,但除此之外,許多人類基本的聲音,卻被語言跟文化埋沒了。我們的聲帶可以說出各式各樣的語言,卻再也發不出最原始的聲音。這就是巴別塔的詛咒。」


  教授的語氣帶著沈重的哀傷。


  「怎麼說?」


  「例如求愛,每種動物都有他原始的求愛聲音,人類最有力的求愛聲音是什麼?」


  「五克拉的大鑽戒?」


  教授笑了。


  「對,這就是社會文明改變了語言本質的證明,我們不會藉由聲音來求愛,而是藉由語言或社會價值來求愛,但是人類一定有最原始的求愛聲音。只是我們忘記了而已。」


  「聽起來很有意思,但是要如何找回被污染的聲音呢?」


  「唯一的方法,是隔絕語言。只有隔絕語言,才能瞭解最原始語言的本質。」


  「那要怎麼隔絕語言?」


  小潔被教授的長篇大論轟炸的有點暈眩。


  「例如:將剛出生的小孩關進完全密閉的密室裡頭,拒絕給他任何教育、文字還有交談的機會。只供給他最原始的食物。讓他如野獸一般的成長,一旦到了十五歲青春期,思春的人類就會發出最原始的求偶叫聲。如果這時候你在密室裡放入一隻惡犬,那他會緊張戒備,發出示敵威嚇的叫聲,這也是人類最原始的警戒叫聲」


  「但是這種人體研究是犯法的吧。」


  劉教授黯然。


  「是的,我老婆也不肯答應。」


  小潔心理一驚,以為自己聽錯了。想站起身,卻發現自己連一絲力氣也提不上來。


  「我從新幾內亞找回了一種草藥,長期注射,會讓人失憶跟喪失神智,當地居民叫他嬰兒草,因為它會讓人的智力跟記憶變回最原始的嬰兒狀態。」


  劉教授輕輕啜飲一口咖啡,繼續講:


  「這段時間,我除了幫我老婆、兒子注射這種藥外,還幫她們注射了各種病菌,藉此觀察她在生病時、虛弱時、哀傷時,甚至頻死前所發出的各種聲音。」


  喀拉一聲,小潔趴倒在餐桌上,眼皮已重的提不起來。


  「上禮拜,她死了。」


  劉教授橫抱起小潔,她看到了天花板垂吊的掛燈,微弱的光芒透過眼皮縫細,在黑暗將她完全吞噬之前,是她最後僅有的意志。


  「妳的薪水,我會如期匯入妳的帳戶。」

 

三弦 雲林虎尾貓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