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離開罪惡坑的日子
關於部落格
編劇是個罪惡的職業,
每個月至少要殺幾個人到幾百個人,
每隔一陣子,還要想辦法毀掉一個派門甚至一個國家。
於是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465280

    累積人氣

  • 30

    今日人氣

    71

    追蹤人氣

【短篇小說】頭髮

小渝的頭髮一向稀疏,雖然才二十歲,已經有額前禿的徵兆
這也是她青春歲月中最大的苦惱
正想著,恍惚間覺得那根頭髮好像又長了一點
我眨眨眼,還沒看仔細,下課的鐘聲就響起了
我帶點促狹的心情,抓住她的馬尾。
「看起來好礙眼喔,我幫妳拔掉吧」
「礙眼就別看。」
生氣了,還是轉移話題吧。
「待會要去哪吃午飯?」
「隨便」

午飯的時候,小渝將她的馬尾放下
散置的那根長髮,恰好掛在白色T恤的肩膀上方,格外引人注目
還是覺得好礙眼
「真的不拔掉嗎?還是把他剪掉?」
「夠了,一整天就一直講這根頭髮」
小渝低頭看了看,捻起那根頭髮把玩
「大概是我新買的生髮水特別有效吧。」
「只有一根有效?」
「也是好的開始啊。對了,你不吃海帶吧,你那份給我」
不等我回話,小渝直接把筷子侵入我的地盤
「海帶對頭髮有幫助呢。」
現在想想,當時我就有種奇特的預感了
我低頭吃著排骨飯,眼角間,我似乎又看到那根頭髮緩緩地從肩膀向下攀爬
(錯覺吧,怎麼可能長得這麼快?)
「下午上完課要去看電影嗎?」
「好啊,看哪部?」
「看仲間由紀惠的「忍」吧,我從日劇圈套後就很喜歡她」
「嗯。」

電影散場後,小渝一臉欽羨的模樣
「真羨慕仲間,她的頭髮又長又漂亮」
小渝一邊說,一邊撈起她乾黃頭髮
「最後那一幕,她的頭髮簡直比陽光還燦爛呢。」
我又看到垂掛在胸口,那一根不合群的頭髮
等等,胸口?
「謝謝你的招待,再見了。」
還來不及說什麼,小渝就走了。

第二天是週末,我在宿舍一邊趕報告,一邊用BT下載最新的電影
手機響了,是小渝
「喂,你昨天看到我那根頭髮的時候,有多長阿?」
「大概,在肩膀吧」
「這樣啊。」
小渝的語氣有些怪怪的
「怎麼了?」
「沒、、、」
「要我去找妳嗎?」
「沒事,沒事。」
小渝掛掉電話
還是覺得不對,我關掉螢幕,騎車去小渝宿舍
小渝開門時的臉色有點古怪
「怎麼了?」
這問題多問了,我一眼就看見已經垂至膝蓋的那根頭髮
「這是那個牌子的生髮水啊?會不會效果太好了點?」
「還開玩笑,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著急。」
「就一根頭髮,別擔心,拔掉它就好。」
「不要!」
小渝來不及阻止我伸出的手,我捏住那根頭髮,用力一扯
髮的另一端垂地了。
「怎麼會這樣?」
「我下午就拔過了,越拔它越長。」她哭喪著臉。
「剪掉他」
「沒用的,越剪長越快。」
嗯、、、
那該怎麼辦?我思考著
「要不要乾脆去剃光頭?」
我安慰她「反正頭髮會再長出來。」
「別鬧了,要是頭髮剃光了,這一根不是更明顯?」
說的也是。
但是這根頭髮怎麼會長的這麼快?
我看看時間
「妳肚子餓了吧,我先幫妳買晚飯。」
「嗯,我要三份海帶」
「還吃海帶,你這根頭髮說不準就是海帶害的」
「我想吃嘛。」
在我買好晚餐回來時,那根頭髮又多了約莫一公尺的長度
小渝眼眶紅了起來。
「別急,不過就是一根頭髮,明天去看醫生。沒事的?」
「我好害怕,你今天留下來陪我。」
這時候如果還拒絕,就算不上是男人了
雖然我也覺的毛毛的
頭髮的生長似乎越來越快
小渝將越來越長的頭髮用一根免洗筷子捲起,每隔五分鐘就可以轉上兩圈
一個晚上還沒過去,筷子已經捲的跟打毛衣用的毛線球一般粗厚了
我拿起剪刀,將這根頭髮一刀兩斷,然後就在房間地板打地鋪
睡的很不安穩,我夢到我被困在一個滿是頭髮的房間中,頭髮從我的鼻孔、嘴巴伸進去,近乎窒息的壓迫感,以及一聲慘叫。
慘叫?
我一個驚醒,手習慣性的向外一摸,摸到一撮毛茸茸的東西。
是頭髮?滿手的頭髮?不,應該說是滿地的頭髮。我跑進浴室,看見小渝不可置信的站在鏡子前
天啊!她禿頭了。
不,這個描述不精確,更精確的說,她還剩下一根頭髮,那該死的一根頭髮,吸光了她所有頭髮的養分
我看見小渝的腳邊,盤據了一團厚黑如麻繩的東西,正在急速膨脹
該死,是那根頭髮,他以驚人的速度不停生長纏繞,逐漸包裹住小渝的小腿、小渝想擺脫,卻被絆倒在地。
我被眼前莫可名狀的怪異景象嚇到不能動彈
急遽生長的頭髮,更快速的纏繞住小渝的大腿,逐漸往上攀爬。小渝已經失去掙扎的力氣,只能以迷濛的眼神望著我,似乎在跟我求救。
我立刻轉身衝向客廳,抄起放在沙發上的剪刀,衝回浴室。
來不及了
我只看到一團黑色的繭

繭?

我望著手中的剪刀,茫然了

頭髮的成長看似已經停止。那個繭也安分的躺在浴室的地板上
絲毫看不出小渝有在裡面掙扎的感覺
是死了嗎?
接下來,我該怎麼作?
我不敢報警,因為這太離奇了
我也不敢剪開這個繭,我沒有面對一具屍體的勇氣
我將剪刀放回客廳,將門反鎖帶上
臨走前還幫小渝把房間的垃圾清掉

聽說蠶吐絲的時候,吐的也只有一根絲,就一根絲結成一個繭。
這個繭會羽化嗎?他又幾時會羽化?
之後會從這個繭出來的又是什麼?全新的小渝?更漂亮更聰明?有一頭飄逸的長髮?
我不知道。
不過我想我很快就會知道了
因為我剛才發現我的肩膀上,有一根不合群的長髮

三弦 雲林虎尾貓窩

 僅以此篇獻給我即將禿頭的 老婆大人~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